艾萨卡只身穿过学堂,映入眼帘地便是被大火焚烧过后的残垣断壁,十年过去,儿时的记忆早已模糊,原本的建筑物散落在各处,甚至表面已然依附了新的植被,面目全非的故居让此时的艾萨卡一时间也无法确定自己的位置。在废墟中小心翼翼地前进一段时间后,他突然听见了一段模糊的歌谣,艾萨卡停下脚步,仔细地探听起来。独自深处黑夜,时间被无限拉长,艾萨卡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况,他绝不怀疑是自己听错了,难道是那人移动了位置吗?果然同艾萨卡所料,又等了一段时间后,他再次听到了那段歌谣,他当即便朝声源处移动。不多时,他来到了一片竹林外的山道前。站在此处,三年前的记忆猛地一股脑涌了上来,顿时,眼前原本空无一物的山道,已然变成了尸山血海。月光也由苍白变成了血红,倾泻在无数的尸体上,破败的鸟居不动如山地伫立在尸堆上。此情此景让艾萨卡的双腿猛地一软,跪在了地上,他双手握住刀柄,咬着牙根支撑着自己站起来。

是那歌谣声的影响吗?原来是感染者……!眼前的幻觉过于真实,艾萨卡的额头不觉间沁满了冷汗,他以刀身做支撑勉强站稳,缓缓闭上眼睛。随后,从左眼蔓延出符纹,当他再次睁开眼时,眼前的幻觉尽数消失无踪。

是能让人脑海中的记忆投影到现实中的感染者吗。艾萨卡确定了这点后,拿出之前与亚尼配对的另一只钢笔,再次尝试联系亚尼,可依旧是能够接通的状态,却无人应答。

如果那个音频真的是亚尼发出的,想必亚尼的初衷是发给安全局请求支援。而蔻蔻在见到自己的时候还没有与安全局联系,假设蔻蔻没有说谎,那么中间到底还经了谁的手呢?又为什么要将自己引到这里来?三年前鸠占鹊巢的深海一族余孽吗?那次分别之后,带着木林一族世代守护的圣物“目青”消失的师父木林渊,这些年也没有寻到。艾萨卡对于木林渊的信任就如同曾经的父亲一般,当年也全靠这位师父的冒死相救,自己才得以从火海中逃生,如果那位130的主人在找的“目青”在师父手上,艾萨卡反倒觉得比放在自己手上更为放心。而之前被艾萨卡所斩杀的木林常,怎么会成为了感染者?在他的记忆里,常先生是负责教导木林家后辈机械制造最可靠的老师,并且年事已高,也没有突变成为感染者的可能。当年逃离玄鸟山时并没有机会清点人数,也无法确定木林常是否在那时就已经丧生。这一路上全是怪异难解之事,一个谜题还未解决,另一个又很快地冒了出来。若是能查明真相,倒也真应了莲所说的“大发现”。

就在艾萨卡思索之时,之前的歌谣又再次传来,艾萨卡暂时将诸多疑问抛之脑后,加快速度朝声源的方向前行。

亚尼恢复意识后,首先传进大脑的便是巨大的耳鸣声,刺耳的轰鸣震得他差点再次昏迷过去。他只好在原地休息,等到情况缓和了些许,才得以有精神思考起当下的状况。

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亚尼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回忆着。

在前厅见到了长得和艾萨卡一模一样的人后,给蔻蔻争取了机会,让她得以逃出去给局里请求支援。自己本打算也找个机会先脱离战斗,在这个地方打探一阵再说,没想到不知何时,隐隐约约从周围传来小孩子吟唱的童谣声,接下来,自己便毫无预兆地昏迷了过去。回想那个与他对战的人——不,那绝对不是人,被捅了那么多刀行动也不见丝毫停顿,简直像一个被操纵的人偶,但那溅出来的深色血液也带着一股铁锈味……不对,如今细细想来,那股血腥味下,似乎有一股淡淡的腐臭味,难道是古代传说中桑遗特有的“操偶人”吗?亚尼对于桑遗文化的了解一部分是自己的工作需要,更多的则是和艾萨卡在一起的那几年偶尔听对方口述的。艾萨卡所说的许多传说故事甚至在公开的文本里没有记载,比如现在可能出现在玄鸟山的“操偶人”,便是传说中桑遗先祖在战乱时,为了补足兵力,而将已经死去的战士们通过神秘的仪式从死亡中唤回,让他们再次进行战斗的一种特殊能力,拥有这种能力的家族,据艾萨卡所说,为泷川氏。故事的最后,泷川氏在几乎就要统一桑遗的关键时刻,突然分崩离析,族人四散消失在桑遗历史中,其后再也没有人见识过泷川氏的后人,到如今,已然变成了一个玄之又玄的传说。

亚尼当时听完这段故事后,问艾萨卡道:“如果这传说是真实存在过的,那这些所谓的操偶师召回亡魂,不需要任何代价吗?”

艾萨卡道:“故事本篇并没有提到,不过我在另一个的故事里找到了可能相关的线索,有一位桑遗人复活了他的早已亡故的妻子,他因亵渎生死而被同族的人处死时,手上紧握着一把通身雪白的启择古刀,名为‘庄邪’。”

周围漆黑一片,亚尼下意识将手探向放置于后腰的“鬼刃”,下一刻,他打心底冒出一阵冷汗——这把刀,怎么会好好地插在他腰间?他不觉得之前和他真刀真枪厮杀的那位“艾萨卡”会这么好心,不仅没有没收他的武器,甚至还把这把刀好好地放回去,最重要的是,没有杀了他这个入侵者!可眼下显然没有条件让他仔细思考这些问题,亚尼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心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出去这个鬼地方再说!”

亚尼以刀探查着黑色的空间,周围的墙面的是凹凸不平的石块以及潮湿的青苔,隐约还能听见断断续续的水滴声。

摸索一阵之后,亚尼来到了一个分叉口,他思索片刻,便以一种特殊的音色吟唱起了一小段音节,确定了哪条是正确的路后,便继续沿着墙根移动。靠着音波的回响,亚尼渐渐可以看到远处的光芒愈来愈亮,只是那光并不是阳光所有的白黄,而是忽闪忽闪的红色与蓝色。

当亚尼成功走到了红蓝光所在的出口,映入眼帘的是却更为怪异的景象。

眼前是一座中空的建筑,建筑墙壁上环绕着螺旋状的阶梯,不管往上看或是往下看都只能看到漆黑一片,红蓝色的光是攀附在周围墙壁上的畸形怪物所发出的亮光,零零散散集聚在四周。亚尼看见每隔一段阶梯都有一个与他出来的地方一样的石洞,他心想:难道这里是玄鸟山的内部吗?这也太能挖了吧?!而且这养的都是一群什么东西?六条奇长的手臂就像蜘蛛一样紧紧抓着石壁,而细看又像是人手,亚尼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仔细观察四周,只能选择往上走或是往下走了,周围又没有掩体,要如何才能在不惊动那些诡异虫子的情况下逃出去呢……他余光瞥到了周围的碎石堆,扬起嘴角笑了起来。亚尼将小石子们轻手轻脚地拾起,用衣服的下摆包起来,等到数量足够后,他拾起其中几颗,朝一个方向大力扔去。石头击中墙壁发出了声响,周围的怪虫齐齐发出令人心烦的“吱吱”声,朝声响处爬去,亚尼便乘机拾阶而上,小心意地与怪物们擦肩而过。

不知走了多久,亚尼只觉得又干又渴,周围依旧是那些怪异的虫子,他只能走一段,然后躲进黑暗的石洞里休息,等它们被小石子引发的声响吸引后再继续前行。可这段阶梯仿佛没有尽头一般,顶上依旧是漆黑一片。

当亚尼再次想要进入一个石洞躲藏时,猛地一只手伸了出来,将他拉近了黑暗中。亚尼毫不犹豫立马拔刀砍向对方,只听见黑暗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住手!我没有恶意!”

亚尼感到对方放开了自己的手腕,却依旧不收刀,他冷声道:“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只听对方压低声音道:“我也是与你一样被困在这里的人,进来一点,小心被那些怪物发现。”

亚尼半信半疑地将“鬼刃”横在胸前,戒备地跟着陌生人往里走了一段,只听一声摩擦声,一盏小油灯便亮了起来。灯光照在彼此的脸上,算是打了个照面。这位陌生人满脸胡渣,花白的头发杂乱地束在脑后,眼神浑浊又阴森,他看着亚尼至了当道:“你到这里多久了?”

亚尼心想,这么快就交换起情报了吗。不过当下似乎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便做出一副着急的样子道:“我刚到这里没多久,本来准备往上走看看能不能逃出这个地方,却没想到怎么也走不出这里,请问这位……额……老爷爷,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老人一副不冷不热的表情看着亚尼,冷哼一声,道:“这里是某人的‘精神领域’,我们俩都是着了道才被困在这个地方的。”

亚尼疑惑道:“‘精神领域’?”

老人道:“是不同的感染者特有的特殊能力之一,我们只是意识被困在了这个地方,只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便能离开这里了。只可惜我不懂音律,也不懂符拉夏语,已经在这里被困住很长一段时间了。”

亚尼“哦”了一声,接着问道:“您还知道其他什么情报吗?比如外面那些虫子?假如我们只是意识被困在这个地方了,这里如同梦一样,那它们还能伤害到我们吗?”

老人摇了摇头,道:“不,一旦在‘精神领域’里被杀,你在现实里就等同于脑死亡了,必须小心。”

亚尼倒吸了一口冷气,皱紧了眉头,此时老人已经灭掉了那盏灯,没有看到亚尼此时的表情,只听老人接着说道:“她将我们的意识困在这里,是为了可以夺取我们身体的控制权,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不然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身体若是死亡,便再也无计可施!”

亚尼刚刚还只是担心自己脑死亡,现在突然被另一件事激出一声冷汗……之前与他对打的人……随后立马被自己否定了,不可能不可能,真正的艾萨卡怎么可能打不过自己,三年前他真正亲眼见到艾萨卡杀人的时候……

老人突然朝亚尼“喂”了一声,打断了亚尼的思绪:“小子,你是感染者吗?”

TBC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现已解锁

联系我们

询问/建议
立刻发信
*通过邮件发送,更好地保障您的隐私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