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局一行人到达玄鸟山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此时桑遗正式进入冬季,空气中寒冷的水汽弥漫在四周,从脚底窜上刺骨寒意。玄鸟神社中的修行者僧侣讲究清修,只有在每年秋冬交界期才会开放,供信徒与贵族们进行祈福祷告,因此便没有修建缆车等交通工具,众人只能徒步上山。为首的领队人是安全局少将纽特·斯米尔诺,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模样,一双剑眉下是凌厉的双眼,他抬头望去,那座正红色的庙宇已经依稀可见了,他停了下来,回头查看队伍的情况,处于队伍最后的那名少年似乎有些跟不上警官们的脚步,他关切道:“莫兰小公子,您还好吗?”

少年听到有人叫他,就抬起头,看向纽特。他大半张脸都被裹在厚实的围巾里,露出极好看的苍青色双眼,一笑起来,就弯成了一个极好看的弧度:“纽特队长,叫我艾维斯就好,没事,继续走吧。”

S0以隐匿状态蹲守在一个绝佳的监视点,巡视着所有访客,在不知道扫描了多少人的资料后,她终于看见了安全局的一行人,发现他们并没有身穿制服,围巾裹着大半张脸,径直朝正殿去了。她即刻呼叫伊登:“伊登,来了。”

伊登似乎是被突然惊醒似的,说话还有点含糊不清:“来了,来了……有多少人?”

“五个,暂时无法辨认出艾维斯·莫兰。”S0一边与伊登说明情况,一边跟了上去。

出示霍克里加安全局的警官证后,拂元大师便吩咐了一位小僧侣,带着他们去往神社药师的房间。他们走后,一旁的扫地小僧与旁边的同伴耳语道:“浅都那些大人们怎么让异国人随便进入我们神社内堂?这些霍克里加人的手伸得也太长了吧?”

另一个小僧附和道:“可不是,我听说啊,自从战争后折了木林氏,前些年又没了深海氏,原本就畏畏缩缩的桑遗贵族,就对那些大国更加狗腿了,别说是进我们神社了,我看就连那群毛子要住贵族们的私宅,他们都会拱手相让。”

“自作孽不可活!”

“对!”

“咳咳!”两个扫地小僧同时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咳嗽声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转过身,看到了拂元大师表面和煦的脸,“不可妄议贵人,吾等只顾潜心修便可。”

“是……”两个扫地小僧低头应了,便分开了去做自己的事。

药师房中,重伤的蔻蔻至今依旧昏迷未醒,纽特眉头微皱,向药师详细了解她的身体状况后,就转身出门离开了房间,想必是去联系安全局请示行动了。S0躲在两百米开外的树枝上观察着屋内的动静,猛地,她的视角对上了一双青色的眸子。

自己居然被人类发现了!S0立即转移阵地,隐藏了起来。

“伊登,我被人类发现了。”S0立刻传输信息。

“怎么可能?你的隐匿系统出发前木林哥才升级过。你确定是在看你吗?”那边传来平稳的键盘敲击声,与伊登大惊小怪的语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扫描完毕,人类,感染者。”S0道。

伊登立刻道:“是莫兰家的人吗?有没有办法找机会和他单独说话?”

S0继续注视着安全局一行人,没有回复伊登。

安全局的人最后分了两拨行动,一人先将受伤程度未知的蔻蔻带回霍克里加,剩下的艾维斯与纽特以及另外两名警员准备进入玄鸟后山继续执行任务。来到可以暂时落脚的客房,纽特看着一直默默跟在自己身后的艾维斯,不知为什么,总想同他说话,可自己最不擅长的就是交流,只能生硬地板着脸,说:“艾维斯,此次任务已知情报极少,正式开始后,我们恐怕都自身难保,你自己务必当心。”

艾维斯紧了紧纯黑色的大衣,微笑着摆了摆手,说:“我是父亲派来协助贵方行动的,按理说应该服从纽特少将的分配才对,各位都是安全局的得力警员,还希望我不会拖大家后腿才好。”他弯腰行了个道谢礼,提着行李箱走进了最偏远的房间。

纽特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艾维斯关上房门,才转过身与另外两名警官一同进入了最大的那间房。

名为莱恩的少校一边将武器从手提箱里拿出来组装,一边说:“那个叫艾维斯的,听说他自幼失恃,体弱多病,被他父亲带在身边亲手养大,我表姐说,那些氏族子弟,是不能这么养的,一来家主没有必要花时间在这种下人都能做的事情上,二来越让他自主越能早独立,不然会变得过分骄纵。哪有像他这样和父辈这么亲密的,还有传言说莫兰家的小少爷其实是个千金……”

其他二人听莱恩又如往常一般开始对流言蜚语滔滔不绝起来,纽特只是笑笑,而另一名少校卢卡斯,则面无表情地组装他的宝贝武器。

莱恩接着露出了一副神秘莫测的表情:“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既然莫兰先生真的那么宝贝这个儿子,怎么又让他跟着我们来这种地方?我看他上山的时候三步一喘气,要不是他拒绝了,我扛着他走都比现在到得快!”

“就算要扛也轮不到你!”纽特踹了他一脚,夹了根烟在手上,却没点,“上面一开始与莫兰家联系,是想再次借用一种武器,具体是什么我不太清楚,最后没谈成。莫兰先生会提出要让独子艾维斯·莫兰前来协助,的确是安全局没想到的。情报科提供的资料上说,此人是一名感染者,而且似乎对于那些常人无法理解的方面有着极强的天赋,可以负责做危险侦测。这次玄鸟后山的具体情况我们知道的太少了,那个一头粉毛满脸坏笑的家伙对这件事情遮遮掩掩,不肯透露其他情报,总之进去之后,都警惕着点,斯托克少将失踪至今,玛蒂亚中校重伤不醒,里面的东西恐怕不太好对付。”

莱恩气愤地说:“特殊情报科那群恶心人的家伙,不知道一天到晚在搜集些什么情报,总是一脸深不可测的表情,我看着就不爽。这次也是奇怪,往常的任务都是一堆情报与注意事项,这次除了一个隔音器,外带一个小少爷,就没了,这算什么事?”

一旁卢卡斯冷不丁地朝纽特问道:“斯托克少将现在生死未卜,我们是否要去搜寻?”

纽特垂下眼,沉默了半晌,他摸出打火机,点燃香烟,吸了一口,摇了摇头:“不在我们的任务范围内,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找到任务提及的那把刀,其余的,量力而行。”

莱恩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的卢卡斯,揶揄道:“那个叫亚尼的,我记得你们是一个军校毕业的?关系不错?”

卢卡斯低声道:“一面之缘。”他把武器装备好,就坐在角落,抱着胸闭目养神起来。莱恩撇了撇嘴,装备好武器,也到一旁休息去了。

纽特垂眼看着手上这份关于艾维斯的资料,陷入了沉思。

另一边,艾维斯进门后便顺手反锁,放下行李后坐在软塌上,拉下围巾,露出了一张神色冰冷的脸。他的肤色十分苍白,五官干净清秀,一双薄唇鲜有血色,眉宇间有着隐藏不了的病气。想起父亲临走前交代的事情,他便盘坐于软卧,双手捧碗状放在脚腕上,低声吟唱起古老而悠扬的音律。随着的吟唱,他的手心里渐渐燃起青蓝色的火光,一个小小的人形渐渐显现,在他掌心左顾右盼。

艾维斯小心地托起小人,柔声道:“你就是此处的小山灵吗?”

小人的身形闪着白色的火花,若隐若现的身形近乎半透明,点点头,毫不拘束地在艾维斯的掌心坐了下来,两只玲珑的脚摆来摆去。

艾维斯了当道:“请问,后山是否有伊榭遗留的圣物?具体在哪个方向?方便告诉我吗?”

小人歪了歪头,然后手舞足蹈地对他用着非人的语言说了好长一段话,艾维斯一边听着,一边在脑海里记下对方提供给自己的情报,了解完具体情况后,他朝小人点头致意:“谢谢你,哦!恐怕还要再和你请教一些其他的事情,你知道最近后山发生过什么怪异之事吗?出现过死灵或者怨鬼吗?”

小人听他提及怪异,便手舞足蹈,叽叽喳喳地焦躁起来,艾维斯听着听着,脸色变得有些惊讶,到后来,又渐渐缓和了下来,道:“原来如此,谢谢你。”小人站起身,冲他挥了挥手,便再次变成一团火光,倏地消失了。

此时,一个破风声袭来,艾维斯面色不惊地一抬手,抓住了被从窗户外扔进屋内的——额,一只小山雀?他的表情有些惊讶,这只小雀似乎是被当做铅球一样扔进来的,惊魂未定地在不停颤抖着。艾维斯发现它的腿上绑了一个纸条,他轻轻将其抽出,给小山雀松了绑,放在床栏上,等它慢慢镇定下来,立刻扑腾起翅膀飞走了。

艾维斯打开纸条,上面写道:“莫兰先生,逢魔前,院外往东三十步,一个人来。艾萨卡。”

傍晚。

S0见艾维斯从旁边的小路突然出现时,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警觉系统也失效了。

“您好,请问小姐您也在这里等人吗?”艾维斯朝S0行了个礼。

S0回了个礼,道:“艾萨卡·莫兰,是我的主人,亚瑟·莫兰先生,派你来的?”

艾维斯听她提及自己小叔的名字,便笑了笑,道:“亚瑟·莫兰是我父亲的名字,请问我小叔艾萨卡本人在何处?我暂时还不能脱离队伍行动,请问……等等!”他话还没说完,就被S0一个把扛起,向玄鸟后山冲去。

而另一边,纽特敲了敲艾维斯房间的门,道:“艾维斯,准备出发了,艾维斯?”没得到回应,他回头给二人递了个眼色,抬起腿,一脚把本就不牢固的门房踹开了,房间里空荡荡,仅存的只有艾维斯带来的行李箱。

纽特心说不好,转身立即下达命令:“立即分散找到他!必须在逢魔结束前找到!没有了他,后山就会万分凶险!快去!”

“是!”二人立刻行动起来,但当莱恩走到院外,突然转身跑回了纽特面前:“纽特少将!这边有脚印!他还没离开多久!”

纽特立刻唤回另一边的卢卡斯,三人快速往脚印延伸的方向奔去。

“小姐!这位小姐!请停一下!我们不能继续向前了!小姐……咳咳咳!你有听到、听到我说话吗!啊——!”S0猛地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一个破败的鸟居前,艾维斯由于惯性“哐”地一声,脑袋磕到了S0的后背上,差点晕过去。

“到了。”S0将艾维斯放下来,“为什么不能继续向前?”

艾维斯捂住胸口,深呼吸一口气,艰难地说:“抱歉……这位小姐,我……我不能独自到这里,还有其他人需要我……”

S0紧紧抓住艾维斯的手腕,机械的音色冷若冰霜,不容拒绝:“救艾萨卡。”

艾维斯柔声同她解释:“我当然会救小叔。我们先不要急,一步步来,好吗?安全局的人没有我的帮助,他们也会被困在这里的,同样人命关天,我们现在先和合作,好吗?”

S0却不放手,道:“安全局有问题。”

艾维斯的眼神动了动,问:“为什么这么说?”

只见S0摊开手,里面是一块拇指大小的芯片:“上一次进入后山时,我的传输系统被干扰,因为这个。”

艾维斯不解道:“传输系统?”

就在S0警觉系统响起警报的瞬间,“嘭——”的一声,一颗子弹打飞了S0的右臂,她第一时间站稳住脚,伸手挡在艾维斯面前。身后的艾维斯看见了她裸露出的机械零件,眼神震惊不已。

安全局的三名警官下一刻就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里,纽特用步枪指着S0,眼神凶狠异常:“你是什么人?不说实话,下一枪打的就是你的能源核心。”

TBC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现已解锁

联系我们

询问/建议
立刻发信
*通过邮件发送,更好地保障您的隐私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