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实话,下一枪打的就是你的能源核心。”

一瞬间气氛剑拔弩张起来,S0毫不退让,依旧死守在艾维斯身前,纽特见状,手指弯曲,就要扣动扳机,却见艾维斯眉头微皱,一手搭上S0的肩膀,对她摇了摇头,S0站在原地与他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不知为何,放下手,向后退了一步,乖乖地立在了艾维斯身后。

艾维斯此时的脸上又恢复了往常的和气模样,似乎明白纽特心中的疑惑,他说:“纽特队长,很抱歉让你担心了,她并不是想要绑架我,是我临时的协助者,一切都只是误会,我们之后一起同行为好。”艾维斯一口十分标准的安缇语,丝毫不带一点霍克里加口音,他语速不慢但吐字清晰,传到纽特耳朵里,不知为何心底却莫名生起一股火来。

“是莫兰家的亲信?为何来之前我们不知道还有这一号人?”莱恩冷哼一声,嘲讽道。

艾维斯微笑道:“不,她不属于莫兰家管辖,不过请各位警官放心,她没有恶意。如今时间紧急,黄昏就要结束,我们还是尽快进入后山为好,她不是人类,不会受到音律的影响,对我们会有不小的帮助。我正要同你们说。”他看向纽特,“我需要召唤一位生长于此的山灵,之前我尝试召唤过它,但一般的小召唤仪式只能让它回答召唤者两个问题,这次我要以正式的仪式,召唤出实体作为引路人,需要这她的协助。况且,既然有山灵,此处必定有给它们供给能源的守护神,既然我们要找的东西不是凡物,我想,找到这座山真正的主人,就离那件东西也不远了吧。”

纽特沉默地盯着艾维斯看,对方却笑了:“我就当您默认了,那么,纽特队长,我开始了。”

纽特点了点头,给艾维斯让出了一块空地。他随手在路旁折了一枝嫩竹,口中吟唱起悠扬而简洁的音律,将竹枝递给S0,自己则握住她的手腕,在石板上画了起来,最后,一个用力,将竹枝狠狠插入了石板中央!接着,突如其来的银色光芒逼得众人各自后退半步。在那令人难以睁开双眼的光芒持续了十几秒后,终于渐渐淡去,在原本插着竹枝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状态的小女孩,一身古时桑遗的打扮,脸上画着奇怪的妆容,全身裸露出来的皮肤惨白无比。莱恩被震撼得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握紧了手中的枪械, 忍不住低声同卢卡斯道:“我或多或少明白了为什么安全局会同意带他前来玄鸟山了,召唤系的感染者,牛逼啊。”卢卡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艾维斯上前一步,半蹲下身,拉起小女孩的手:“还记得我吗?在山间的时候,你同我说了些事。”

山灵此时却不如当时在艾维斯掌心时那样活泼,似乎是怕人,怯怯地直接扑进了艾维斯的怀里,一旁的纽特下意识地皱紧了眉头。艾维斯一脸无可奈何地安慰道:“没事,哥哥姐姐们都是好人,不会对后山的居民做什么的,我们现在需要找到掌管这座山的山神,请他帮忙救一个人,你能带我们去见他吗?”山灵放开了艾维斯的腰,嘟起嘴,伤心道:“这里没有山神,我们能够存在,是因为有两把神明留下的遗物为我们供给能量,可是其中一把被坏人抢走了,大家都很虚弱,另一把现在有爷爷和一位小姐姐守护着,很安全。”听到山灵提及神明遗物,安全局三人的眼神动了动,纽特本想立刻问她关于此物所在地的详细情况,却强迫自己忍住了,眼下,只有艾维斯能与这个山灵好好交流。

艾维斯的眼中流露出担忧的情绪,他语气恳切道:“我们不会想要带走属于此地的任何东西,只是哥哥的一位亲人现在被困在这里了,我们只是想把他带回家,回不了家总归是不好受的,我想你能明白的,对吗?”

山灵听他说完,纠结地揉起了自己的脑袋,原地转了好几圈,过了一会儿,突然拉起艾维斯的手,径直往山里走。纽特立即三步做一步到艾维斯身边,拉住了他的胳膊:“它为什么这么信任你?而你,又为什么这么信任它?如果这家伙在引我们入套,像斯托克少将那样失去联系呢?你考虑过这些吗?”

艾维斯启唇刚想解释,旁边的山灵率直道:“他身上的气息和守护我们的遗物很像。”

“!”众人包括艾维斯同时露出了异常震惊的表情,纽特握住艾维斯手臂的手不觉地收紧,他紧紧盯着山灵,眼神凶狠,几乎是咬着牙根道:“你什么意思?”山灵被纽特的眼神吓到,惊慌地跑到艾维斯身后,怯怯地抱住他的大腿。

“纽特队长!”艾维斯见他突然这副模样,不禁也慌了,他虽不知道对方出于什么原因如此暴怒,心中却有另一番顾虑——若是被他们察觉出莫兰家藏的东西……他下意识想把这个话题揭过去,“她是我用最善意的音律召唤出来的灵体,与山上的怨灵不同!这样被召唤出来的灵体绝对不会说谎,也不会丝毫的恶意!我们当务之急是进山找……找人,不是吗!”

纽特低头与艾维斯对视,片刻后,才轻轻放开他,向后退了一步,对着山灵扬了扬头,道:“带路。”

此时依旧被困在精神领域里的艾萨卡与亚尼,来到了被一条小河川阻隔的废弃的神社前。这座祠堂前的鸟居已然倒塌,一半埋入了水中,其上攀援着鲜绿色的藤蔓,藤蔓间有一簇又一簇的萤火栖息其上,多色堆叠倒映在水面上,显得奇幻异常。亚尼见了,忍不住对艾萨卡调笑道:“要不是情况特殊,我真想说这是一个过分适合约会的极佳场地了。”

艾萨卡看了他一眼,微微勾起嘴角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率先跳上了河中央的鸟居,朝亚尼伸出手:“水下不知深浅,我们还是从鸟居上方过去为好……”他话未说完,亚尼可以说是“扑”到了他的身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艾萨卡的唇上轻轻吻一吻,一只手还不忘牢牢抓住鸟居让两人不会因为失去平衡掉下去。

亲完,亚尼一脸放荡地舔了舔嘴唇,说:“你怎么还是老样子,不懂情趣。”他放开艾萨卡的腰,顺势拉起了他的手,“走啦。”转过头的亚尼脸上难掩得逞的笑意,他几乎都能想象,握住自己的那只微微颤抖的手,其主人现在头上已经在冒蒸汽了。

两人顺利到达河对岸,都默契地松开手,搭上了各自腰间的武器,此时的天空已然暗了下来,两人只能就着微弱冰冷的月光警惕地巡视着眼前这座破败不堪的神社。这座神社的半边屋顶破了个大口子,上面全是菌类与藤蔓,上方依旧有几簇萤火悠然其上;正门上的红漆早已风化得快要看不见原本的颜色了,那门锁也布满暗红色的锈迹,在这破败的大门之上,堪堪地挂着一块牌匾,上面的刻字依旧被风化到几乎不能辨认了。

亚尼走上前,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对艾萨卡道:“这个不太像安缇语。”

艾萨卡微微点了点头,同意了亚尼的说法。

亚尼接着道:“用符拉夏语解读的话,好像是什么神社,前面两个字体太潦草,也太模糊了,看不懂,走吧,进去看看,既然刚刚是这里产生了震动,那么想必刚刚在里面发生过什么。”说罢,他拔出兆命,干净利落地斩断了门锁,正想伸手推门,被艾萨卡拦住了。

“当心。”艾萨卡用刀轻轻顶开大门,顿时,从里面灌出猛烈的强风,再次将门堵上了。

亚尼挑了挑眉,道:“这个结界倒有点意思……小心!”他急速转身,挥刀打掉了偷袭两人的暗器。艾萨卡只三个跳跃,便再次回到了河对岸,双脚还未落地,手中的雷火就已经扔了出去,在树林中炸开,顿时火光窜起,照亮了周围。艾萨卡攻击的方向,跌落下来一具烧焦的金属块,下一刻,周围的火光中缓缓站起数名黑色的人影。亚尼此时也赶到了艾萨卡的身边,他在对方耳边低声道:“我和这些东西交过手,亦真亦假的机器人。我一路上都在思考,我们之所以逢魔之时才能进入这里,是不是说明,我们那个时间点进来,是为了进入第一层精神领域……”他话未说完,人影已经朝两人袭来。

亚尼一刀击退一人,下一刻又一脚把另一个踹向艾萨卡的方向,艾萨卡头也没回,反手将人一刀捅穿,接着,横刀一划,借力用这人击倒了原本攻向他的另外几人。他们几乎没有语言交流,就这么背对背地战斗着,其间又配合得异常亲密无间,这种默契几乎让他们在这种人海战术下占了些上风。但他们又渐渐发现,虽然击倒了不少机器人,他们却又瞬间再次站起,这样下去是消耗战,对人数劣势的两人极为不妙。亚尼一跃踩上一人的头颅,纵身跳上一旁树干,从兆命的刀柄上拔出什么东西,放在嘴边,吹奏了起来。

随着音调的响起,艾萨卡分辨出那是霍克里加常能听见的口琴声,与此同时,机器人们集体原地抽搐了一阵,其模样渐渐变幻,一曲终了,原本刀剑不入的机器人,已然变成了稻草人的模样。

“我用音律改变了我们两的认知!快!砍掉他们的四肢!”亚尼喊道。

艾萨卡也很快反应过来,几个拔刀之后,原本无论如何也无法击倒的机器人,在变成稻草人的状态下,被轻松砍掉手脚,就算很快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也是一堆只能在地上瘫着的废铜烂铁。

亚尼从树上跳下,来到艾萨卡身边,吐了口气,关切道:“没受伤吧?”

艾萨卡只定定地看着他,道:“你变得更加透明了。”

亚尼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事,那个神社既然这么难进,想必中枢就在其中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他正要往前走,就被艾萨卡拉住了手腕:“你之前说的话,说完。”艾萨卡的眼神看得亚尼不禁有些紧张,他反握住对方的手,道:“这里原本是你家,你进入这里的时候没发现不对,是不是因为这里在你的记忆中,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直到你看见了幻觉,才被拉进了这一层。我猜,这第一层精神领域,就是当初保护你们家而存在的,只有逢魔时才能进入这里,是因为逢魔时,结界变弱了,对吗?”

“不对,”艾萨卡道,“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是不存在逢魔这个说法的,玄鸟后山只有木林家主才能打开‘门’,只有打开了‘门’,这里才能与外界连通。”

亚尼微微皱眉,道:“那就奇怪了,为什么每次来到这里,都必须逢魔时刻呢?”

“每次?”

亚尼愣了一刻,立马反应过来,笑着说:“安全局给我们发的情报,说要进入这里必须在黄昏结束之前,刚刚是口误,不要在意!”

艾萨卡道:“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亚尼这次是真的一时想不到什么说辞了,自从艾萨卡出现,他就一直在思考要怎么和对方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旅游?这位高中年年笔试第一、保送进了霍克里加最好的工程学院的杀人熟手,显然不会被这种智障理由搪塞过去。一时半会儿想不到任何天衣无缝的说辞,亚尼干脆耍无赖:“啊啊啊你看我真的快要消失了!我们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吧!其余的等我们离开了这儿再和你解释!”

“……”艾萨卡眼神微动,他明白亚尼有很多事情瞒着他,想问,但是眼前亚尼愈发透明的身体让他又不得不把对方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所以只好强压下心中的重重疑虑,艰难地开口,说:“我来,是因为有人发了一段你求救的录音给我,发送来源就是这里。我不管你们安全局这次又要把你置于何种危险的境地,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里……我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我一定把你平平安安地带出去……亚尼……”

“……我知道……没事的。”亚尼的尾音有些发颤,他微微低着头,火光中,那张漂亮俊气的脸忽明忽暗,艾萨卡看不见他镜片后的眼神,“我们先出去,出去之后,你问什么我说什么,我答应你。”

艾萨卡不再多说,转身走向神社。亚尼失落地在原地站了片刻,也跟了上去。

TBC

加入对话

  1. CidirElias

2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现已解锁

联系我们

询问/建议
立刻发信
*通过邮件发送,更好地保障您的隐私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