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chetMan《走狗》 Chapter 27

此时,艾萨卡与亚尼再面对白度母的话中透露出的巨大信息量时,已经不会再惊讶了,此次重回玄鸟山,所发生的意外着实太多,艾萨卡不禁想起了来之前,伊左莲同他说的“会有大发现”。

“前辈刚才说,这里是玄鸟神社?镇山?这山里有什么?需要一座神社去镇守?”亚尼忍不住继续问道,可随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越距,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当初接到埃里克递给他的任务时,就做好了无法善了的准备。

白度母却看向艾萨卡,弯起眼笑了。艾萨卡明白它的意思,亚尼并非木林族人,这些问题想必属于外人一概不知的,若是说出来,怕是会引起诸多觊觎。艾萨卡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一路走来,亚尼隐瞒自己的事情太多了,之前查到的资料里,三年前安全局也曾经插手过玄鸟山的事情,可他还是不愿意去怀疑亚尼这个人,不愿意怀疑亚尼对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就好像一旦不那么信任对方,曾经相信过的东西都会瞬间崩塌一样。在他少年时期最孤立无援的时候,是这个人陪在了他的身边。在中学时的那次绑架中,母亲本打算把他做为弃子,优先保护自己家族产业,是亚尼出现为他解开了手上的枷锁,并在之后的很多年里,慢慢在他常年空无一物的心里灌入了一些名为关心的感情。他想,最后给对方一次机会吧,无论结果如何——反正自己早已一无所有了。艾萨卡缓缓睁开眼,向白度母微微点了点头。

看着艾萨卡的表情变化,白度母轻轻叹了口气,道:“吾便长话短说罢。此处原本是刹裔托伊榭伊左葵命令自己的属徒,为玛歌嗣伊榭塞缪尔的肉身筑造的容身之所,并许诺世代守护此处。吾主塞缪尔,其能力为“起死人而肉白骨”,自身亦永生不死,由于吾主特殊律能影响,此山逐渐出现许多山灵,这些山灵皆是依靠吾主能量而活,可伊榭本不属于此处,不可久留,吾主离开前便将其灵器置其山中,为其续命。”

“刹裔托与玛歌嗣自古以来便是对立阵营,为什么伊左葵会为塞缪尔筑造容身之所?”亚尼不解道。

“汝等身上不也是来自于不同的能量源?木林家的小子为刹裔托,汝为玛歌嗣。”白度母笑道。

亚尼无言以对。

“那如今建立在前山的另一座玄鸟神社为何?”艾萨卡开口道。

“另一座?”白度母挑了挑眉,“现世与吾隔绝已久,恐需自行查明。言尽于此,汝等该离去了。”

“多谢。”两人一同道谢,正要进入不远处的正殿,却听到身后的白度母道:“木林家的小子,汝心思颇重,吾便在此处助你一臂之力,替你解答诸多疑惑罢。”接着便猛地一跃而起,化作一道白光飞入了艾萨卡的眉间。艾萨卡当即双腿一软,就要跪倒在地,亚尼眼疾手快地揽住了他,然而就在亚尼碰到他的一瞬间,艾萨卡当即昏迷了过去,亚尼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慌张地只知道喊对方的名字:“艾萨卡!”

祸不单行,就在亚尼堪堪扶住艾萨卡正要查看情况时,一道肃杀喋血的刀风袭来,亚尼毫不犹豫地拔出兆命,转身接下了这一击。

“木、林、渊!”亚尼眼神阴冷,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喊出了这个名字,“老东西可真是阴魂不散。”

木林渊眼神冷漠,勾起嘴角冷笑道:“你们霍克里加人,难道不也在到处当搅屎棍吗?”

好亮,这里是哪里?

这是艾萨卡找回自己意识的一瞬间,最强烈的感受。眼前似乎是一家餐厅,灯火通明,通过身旁玻璃的反光,他看见了亚尼的脸,难不成,现在自己正处于亚尼的视角中吗?目光转回餐桌。面前是一个包装得很朴素的礼物盒,亚尼十分紧张地抬起礼物盒的一角快速看了一眼,快到艾萨卡没来得及看清里面是什么。不一会儿,一个人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是自己。通过穿着,他发现这应该是两人的大学时期。由于父辈的原因,亚尼最后报考了一所霍克里加有名的军校,艾萨卡被母亲自作主张扔进了库尔斯克理工大学。虽依旧同在一座城市,却一南一北相隔甚远。军校的作息管理十分严格,而理工大学的课程与作业也是出了名的地狱模式,两人的见面时间大幅度减少了。

“抱歉,导师留我下来谈了点事,等了很久吗?”以亚尼的视角如此近距离地看到自己,艾萨卡内心的感觉十分微妙。

“没有,我也刚到,生日快乐。”能感受到亚尼的心情很好,但是有暗含着一点忐忑不安,他感受到身体的主人紧张地手在微微颤抖。

看着自己就要抬手打开礼物盒,却被亚尼拦住了:“先说好,别太抱期待啊。”

艾萨卡朝亚尼笑了笑,柔声说:“好。”

打开后,是一个卖相堪忧的生日蛋糕,蛋糕上是用奶油歪歪斜斜勾勒出的一句生日快乐,还有一圈歪歪斜斜的草莓。艾萨卡还没说话,亚尼便抢话道:“额,这个,我出门前它还是整整齐齐的。”他试图想把那些草莓再次扶稳,但好似和他作对似的,刚扶好一个,旁边的一颗又倒下来了。艾萨卡看着自己握住了亚尼正在努力折腾的手,道:“挺可爱的。”

亚尼的心里似乎松了一口气,道:“哈哈哈,你、你喜欢就好!我、嗨呀!我是和炊事班的姐姐学的,诶我真是不擅长做这些细活儿……”

“我是说,你很可爱。”艾萨卡发现自己能感受到亚尼此时心理的感受,真是太有趣了。当听到这句话后,亚尼原本稍微淡定下来的情绪猛地又窜了上来,一时间尴尬、无措、高兴、慌张的情绪一涌而上,让他紧张地继续结巴:“那、那啥,先吃吃看,别、别看卖相不怎么样,味道、味道是有保障的!”

两人就这么一边吃,一边看着窗外的夜景。他们什么话题都能聊得起来,一个人开了个头,另一个人就自然而然地接上,偶尔还说一些没什么内容的话用来斗嘴,仿佛精神完全重合。艾萨卡不禁回忆起,和亚尼在一起的时候,似乎就是这样,对方永远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在被自己关心的时候表面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其实每一件小事都会记在心里,自己都忘记了做过什么的时候,亚尼偶尔也会很自然地说起来,然后彼此相视而笑。时间似乎过得异常的快,不一会儿,就到了十一点,餐馆要打烊了。

“走吧。”亚尼满意地看着被瓜分干净的自己的“杰作”,与艾萨卡一起离开了餐厅。

行走在深夜的库尔斯克街道,两人依旧没有关上话匣子,虽然大多数时候是亚尼在说,但艾萨卡难以自制的笑意也一直浮现在脸上。不知怎么的,聊到了关于未来的话题。

“艾萨卡,明年我们就要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吗?”亚尼轻描淡写地问出了这一句话,身后的艾萨卡脚步却停下了。亚尼也没回头,只是静静地等待对方的回复。

冰冷的沉默令人窒息,身处亚尼视角里的艾萨卡想起来了这天是什么日子,他此时清楚地感受到了亚尼内心渐渐生出的痛苦与纠结,以及内心没有说出口的话语。

说出来吧,我大概知道你要说什么的,我能承受。

接着,他听见身后的自己缓缓开口道:“亚尼,我们分手吧。”

下一刻,场景瞬间变化,库尔斯克满是霓虹灯的街景瞬间变成被残阳染红的山道,他感到自己脸上似乎带着一张面具,在全速奔跑着,不知道要去往何地。

不一会儿,耳边传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安东尼!有新情况!”

他停了下来,转身看向来人,对方同样带着一副面具。艾萨卡发现,身边还有其他三位戴着相同面具的人。叫住他的人语气迅速,却吐字清晰:“情报科发来急报,木林家的人兵分两路,一支往东边,另一支则朝西去了,现在确认刀在东边那支队伍里,即刻改变方向,追击!”

“是!”旁边的同伴立刻答道,毫不犹豫朝东而去,被唤作安东尼的人抓住了发布命令的人的手:“阿诺,他呢?他在哪边?是不是西边那支?”

名为阿诺的人犹豫片刻,点了点头,见对方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安东尼转身就要朝西去。被反抓住了胳膊:“你干什么!你要违抗任务吗!况且深海氏的又增派了一批精锐去往哪个方向追击了!”

“那我更要去了!”安东尼试图挣开禁锢,无果。

“那我同你一起去!”阿诺说着也要往那个方向走。

“阿诺,你走吧。违抗命令的只是我一个人,不用管我,我不想牵连你。苏克斯他们更需要你。”安东尼似乎心底对阿诺有些愧疚,但他对另一个人的在乎却超过了所有。

似乎早已清楚他这幅犟脾气,阿诺没好气地甩开安东尼的胳膊,道:“你……你给我活着回来!”

过于用力的奔跑让艾萨卡感受到了安东尼嗓子里愈发明显的血腥味,他同时不由得惊叹于此人的运动神经,在如此复杂的山林间奔跑,居然还能保持极快平稳的速度。不一会儿,借着安东尼的目光,他看见了不远处同样正在疾行的深海一族。安东尼握紧手上的兆命,趁众人不备,发动奇袭,一瞬间斩杀了三人。其他人也立刻反应过来,朝他攻去。似乎早已习惯了打群架,安东尼得心应手地左右躲闪,借着他人之手,让对方自己人打自己人,坐收渔翁之利。而终究战斗不会这么轻松结束,为首的领头人,是深海族年轻一代中优秀的剑士,深海启人。启人拔刀,将安东尼逼出众人的包围圈,颇有要与他单挑的意思。不过一对一安东尼也丝毫不虚,艾萨卡感受到,他手上的武器似乎与他自身异常契合,并不是普通的军刀。这个猜想在安东尼抽出刀柄中口风琴后,极大地得到了证实。原本便十分强悍的音律,通过口风琴的吹奏,不仅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强化,并且吟唱速度比人声更快。下一刻,深海启人与其部下顿时七窍流血,似乎方才承受了什么巨大的精神负担一样,倒在地上不住地抽搐。艾萨卡感受到安东尼本想尽数杀光,但他似乎更急于前往另一个人所在的地方,便没有灭口,径直离开了。

终于了那条山道前,安东尼踏着不断流下的鲜血拾阶而上,在逐渐亮起的淡金色晨光照耀下,眼前的的尸山血海却被浸染得更胜修罗地狱,血污溅上了他的裤腿,之后更是直接踩着尸体一步步向前。艾萨卡感受到安东尼心底不断生出的绝望,握着兆命的右手渐渐脱力,到了最后,他近乎疯狂地翻起了尸体。

他就这么一具一具地翻看,大多数尸体不知为何,仿佛被焚烧过一般,完全无法辨认,安东尼如今完全是根据本能在找,偶尔想起来前一具尸体的体型似乎很像艾萨卡的身形,便转过身再次确认。
不要再找了……不要再找了……我不在这……亚尼……我没死……亚尼……!艾萨卡完全无法忍受此时安东尼内心无助的呐喊与没顶的绝望,仿佛溺水一般,不住地往下沉,剧烈的疼痛从心脏一直延伸至五指,手上的动作完全是出于本能,视线渐渐变得愈发模糊,直到滚烫的液体不断自脸颊滑落,他终于意识到,安东尼在哭。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人从背后抓住了他的双肩,想要制止他这样无意义的行为。

“你在做什么!给我冷静下来!你就算找到他!你认得出来吗!你看看周围的人!血肉模糊!不见人形!你这样有意思吗!”是阿诺的声音。

安东尼发热的大脑渐渐冷静,他双腿一软,跪了下来,嘶哑的声线带着难以抑制的哭腔:“阿诺,我不想再杀人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阿诺来到他的面前,扶住他的双肩。

“你杀了我吧,看在这么多年一起出生入死的情分上,给我一个痛快点的死法。”此时的安东尼悲极反笑,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大脑已经无法思考了,他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死死拽着阿诺的衣领,到了最后,再也忍受不住,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

“胡说什么!跟我走!当初不是说好,你没有认真!只是无聊中的消遣!玩玩而已!你现在这副样子!做给谁看!他死了,你就什么也不要了吗!你当初答应我,要助我一臂之力的呢!”面对阿诺恨铁不成钢的咆哮,早已耗尽体力的安东尼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终于失去了意识。而与此同时, 一声怒吼,将艾萨卡拉回了现实。

“离他远点!”

TBC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现已解锁

联系我们

询问/建议
立刻发信
*通过邮件发送,更好地保障您的隐私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