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chetMan《走狗》 Chapter 28

“离他远点!”艾萨卡回过神来,只见护在自己身前的亚尼一刀捅穿了一人的肩膀,另一只手鲜血淋漓,牢牢抓着对方就要捅穿自己咽喉的刀锋。艾萨卡毫不犹豫,立刻拔刀想要砍断那人持刀的手,却被那人及时发现,将刀抽了回去,脚步蹒跚地捂着被亚尼击中的部位后退。亚尼知道艾萨卡恢复了意识,但目光仍然紧紧注视着对方,不敢放松。他的整条左手满是血污,还有血液不断地从指间滴下,可整个身体却意外地不再那么透明了。

艾萨卡站起身来,接着殿内的烛火看清了对面的敌人。

“哼,竖子。”木林渊冷哼一声,再次挺起身躯,他的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弯刀,满是鲜血。

“你去给自己包扎一下。”艾萨卡眼神阴鹜,可对亚尼说话的语气却尽量压抑住了愤怒。

“我还可以……”

“交给我。”艾萨卡的语气十分强硬,完全不容置疑。

亚尼不明白为什么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现在对方的气场实在慑人,他只好捂着肩膀,走到一旁,目光却不敢放松警惕,盯着木林渊以防他做出什么小动作。

见亚尼已经离开了攻击范围,艾萨卡便拔出了腰间的打刀,朝木林渊道:“师父,来做个了结吧。”

木林渊微微垂眼,露出满是失望的神情:“真是一只白眼狼啊,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最后还要对老人家刀剑相向,真是令我痛心!”

艾萨卡依旧面无表情,语气冷到极致:“您方才不也是想要取我性命,我想,彼此心中早已恩断义绝。”

木林渊一脸怅然若失地晃了晃脑袋,大弯刀被他扛在肩膀上,自刀身流下的血液在艾萨卡眼里过于刺眼。木林渊一脸痛心道:“师父当时也没想到,深海族会派那么多人去追击你一个人啊,若早知如此,师父必定不管如何,都要去救你。”他说完这番话,一旁的亚尼眼神变了,握刀的手指用力到关节发白。

他却继续说道:“‘目青’如今也不在师父的手上,这话不骗你,要追究下落,为什么不问问那边那位安全局的人呢?他当时,好像也在这个地方啊。”

艾萨卡的神情满是杀气,刀锋依旧指着木林渊:“你有什么证据。”

木林渊冷笑道:“你如今毫不犹豫与我刀剑相向,必定是拿到了那所疗养院里存放的资料了吧。资料中记载的参与三年前事件的安全局警官之一,安东尼·以利亚的资料,你若是有机会与你身后的这位小男友作一作对比,你就会发现,啊呀,居然——是同一个人!”

“艾萨卡!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听我解释!”亚尼颤着音就要站起身,只听艾萨卡冷冷道:“你怎么会知道关于那所疗养院的事。”

亚尼愣在原地,而木林渊却阴鹜一笑,不再多说,充满杀气地朝艾萨卡挥刀攻去。艾萨卡及时作出了反应,却架不住对手强大的力道——况且自己自额心不断扩散的眩晕感随着刀锋相接,猛地加重了。正要侧身躲过下一回合猛烈的攻势,身体却突然被什么力量拉扯了一下,眼看就要被击中,耳边立刻传来了一段口琴声,木林渊此时的动作也停顿了一刻,让艾萨卡得以及时躲避。

“呵,我差点忘了,你小子也是个精神系的感染者。”木林渊一击未中,毫不慌张地后退几步。

“也?”亚尼手持口琴,警惕地盯着他。

艾萨卡眼中此时难掩惊讶的神情,因为他看见,从木林渊魁梧的身形后,缓缓走出了一个小女孩,艾萨卡看着她抬起头,眼神冷漠地看向自己,那张与自己无比相似的面容,同样褐色的发与那双蓝色的眼睛,他最终哑着声喊出了那个名字:“艾米丽……?”

见艾萨卡这幅表情。木林渊一脸慈祥地摸了摸身旁小女孩的头,道:“你的小妹妹,还活着,意外吗?”

艾萨卡的身体不禁微微前倾,但很快忍住了,他此时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这样的情况了:“艾米丽……你这些年都在哪?为什么哥哥找不到你……?”

艾米丽不理他,坐在一旁的石墩上,自顾自地哼起了一首歌谣,艾萨卡听出来了,那是两人童年时经常听到的《冥溪小调》。

“艾萨卡!不要听!”亚尼跑了过来,一把将艾萨卡拉住,持刀想要威胁艾米丽让她停下,可手还没抬起,就被艾萨卡一刀甩开。亚尼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刚想解释,木林渊此时也挥刀砍向两人。可亚尼的右手被艾萨卡那一击震得发麻,没有及时做出反应,艾萨卡却立刻替他挡下了这一刀。

“你……”亚尼似乎没想到对方还愿意保护自己,一时间愣在原地。

“让开!”艾萨卡朝亚尼吼道,用力挡开了木林渊的刀,接着不顾一切地朝对方攻去。

亚尼心知此时加入战局只会干扰艾萨卡的判断,也没办法对他的妹妹下手,眼看着随着艾米丽的吟唱,周围有什么东西正在发生变化,他心下一横,奔向了正殿大门。

木林渊的刀法显然比艾萨卡的更加扎实与纯熟,而艾萨卡则凭借自身的技巧与判断力与师父平分秋色。在数次的刀刃相撞中,艾萨卡的脑海中不断闪现着许多记忆片段,令他多次短暂分不清现实与过往,此时,身上已然布满几道深深浅浅的可怖伤口。木林渊用力挥开艾萨卡的刀,抬腿一脚直接将他踹到祭台上。艾萨卡咳出一口血,摔倒祭祀桌上,他用刀支撑着自己支起身,可下一秒,就被擒住咽喉,抵在了桌子上。他听见木林渊附身在他耳边轻声道:“你这幅模样,让我想起了你的父亲……”

肢体接触的瞬间,艾萨卡像不久前触碰到亚尼时一样,再度昏迷了过去。

这次他被强扣在木林渊的视角。木林渊气势汹汹推开了一扇门,门内,是他记忆中那个一向温柔和善的父亲木林淳。

“阿淳!刚才为什么不同意我的提议!”木林渊内心十分不满,愤怒至极,似乎遭受到了什么巨大羞辱一般。

木林淳依旧此时的双腿不像艾萨卡记忆中,需要轮椅才能行动,他站起身,道:“伯父,‘目青’是我们家族世代守护的要物,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动用,这条祖训还是您教我的,您忘记了吗?”

木林渊怒道:“现在战争带来的影响你不是没有看见!各国武器的杀伤力越来越大!我们作为葵大人的属徒,动用她的武器又如何!正好让世界看看,我们木林家并不是躲在玄鸟山任人欺负的缩头乌龟!”

木林淳叹了口气,道:“我认为我们在这场战争中为国家提供的军事帮助已经足够证明了,您为什么一定想要动用那件过于血腥的武器?况且现在各国都渐显疲软,正是商谈和解的好时机啊。”

艾萨卡感受到木林渊此时的内心十分怨愤不满,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锤向一旁的木桌:“这个世界沟通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当你没有力量时,没有一个人会正眼看你!阿淳,你想啊!一旦你稍微动用了那份强大无比的力量,世界都将匍匐在这无上的力量之下!瑟瑟发抖啊!”

“伯父!你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吗!那些人民都是无辜的!”木林淳依旧毫不退让。

“那些只不过是必要的牺牲罢了!”木林渊的音调不自觉地拔高,“如果沟通有用,我们木林家当年怎么会被天皇下令驱逐!只能呆在这深山老林里苟延残喘!你根本是妇人之仁!木林家不需要你这么没骨气的家主!”

“够了!战争就要结束了!那个提议根本是多此一举!没有人想要再有亲人离去了,当下只要坐下来谈判就能解决!”木林淳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他转过身去,朝木林渊挥手,“您出去吧,不用再说了。”

艾萨卡此时感受到了自木林渊心底油然而生的杀意,随后很快被强压了下来,木林淳明显也察觉了,可只是偏了偏头,未做反应。

“哼。”木林渊转身,用力将门一甩,离开了。

当晚,木林渊来到后厨,要了一碗清粥,在上面撒了什么,朝木林淳的宅院走去。艾萨卡心中警铃大作,想要做什么,但无奈被困在木林渊的身体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木林淳见木林渊与屈尊他这位小辈主动和解,有些意外,两人表面愉快地谈了一会儿,在木林渊的客套中,木林淳喝下了那晚清粥。

艾萨卡看着木林渊将昏迷的父亲悄悄扛至后山禁地,进入了一座小神社,轻车熟路地打开了其中密道,左拐右拐来到了一间神龛前。神龛周围满是怪异的符咒与祭品,木林渊将木林淳放在地上,拿下放置于祭坛上的目青,拔出刀刃,毫不犹豫地砍断了自己侄子的双腿。剧烈的疼痛让木林淳顿时苏醒了过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木林渊将自己的双腿放在祭坛上,对方嘴角有掩盖不住的兴奋:“想来,我原也是有资格成为葵大人的属徒的。毕竟,我才是上一代正统的嫡系。为什么,到头来那个机会却给了你呢?”

剧痛与失血让木林淳脸色苍白异常,根本说不出话来,木林渊故作慈祥地看着他,假惺惺道:“属徒的身体,只是断了两条腿,没那么容易死吧?来,再帮伯父一个忙。”

木林渊抱起木林淳,带着他来到了祭坛前,握住他的手,蘸了蘸祭坛上双腿流出来的血液,在目青上写起字来。

“不……停下……”木林淳面色十分痛苦,可双手因为失血过多完全无法使劲,只能任由木林渊摆布。

只见刀身上用血字写着——朔列,15461。

“来,我们让他们血债血偿。”木林渊的语气中难掩激动,仪式准备完毕,他抱着木林淳,在他耳边轻声道,“我的好侄子,准备好这百年难得一见的献祭了吗?”

艾萨卡只觉得恶心,若不是他暂且被禁锢在木林渊的身体里,见识了此情此景后,他怕是要忍不住吐出来了。因为属徒的血液与其肢体的献祭,伊左葵的武器‘目青’做出了回应。当晚,位于普洛兰国土的朔列市,一夜之间死去了15461位无辜市民,与当年普洛兰军向赤泷川射导弹后造成的死亡人数一模一样。艾萨卡此时完全感受到了来源于木林渊对于主宰生命而产生的自豪与优越感,此人甚至忍不住开始狂笑起来。

一旁的木林淳则因为献祭而产生的强大消耗失去了意识,木林渊得意地大笑了好一会儿,似乎终于想起了他这位濒死的侄子,在木林淳身旁蹲了下来,握住了他的手,抬到自己的眼前仔细端详起来:“多好看的一双手啊,刀也使得天下无双,伯父还是疼你的,给你留下了它们。你必须不能怪罪我,往后你就会知道,伯父是对的。”

TBC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现已解锁

联系我们

询问/建议
立刻发信
*通过邮件发送,更好地保障您的隐私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