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chetMan《走狗》 Chapter 29

亚尼回到拜殿,见艾萨卡一动不动,任由木林渊掐住脖子,摁在祭祀桌上。他再也无法忍耐,将口琴放至嘴边,满是杀气的音律即刻响起,木林渊本以为亚尼刚才那番举动,是自己先脚底抹油逃走了,没想到他居然再次折返了回来,如此措手不及,只听见巨大的耳鸣声响起,震得他头昏脑涨,手上的力道一松,艾萨卡顿时清醒了过来,空气一股脑灌入他的咽喉,令他不住地咳嗽。亚尼大步向前,一刀砍断了木林渊刚刚掐住艾萨卡的右手,用力一踹,直接让这位魁梧剑士飞出拜殿。一旁的艾米丽冷眼看着这一切,仍旧自顾自地唱着歌。亚尼见她这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刚要上前教训她,就被艾萨卡叫住了。

“别……别动我妹妹……”艾萨卡的声音嘶哑,明显已被伤及了声带。亚尼连忙转身查看他的情况,在他的印象里,这已经是第二次看见艾萨卡被人掐住脖子就要置于死地了。他握住兆命的手不禁皱紧,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将兆命换至左手,架起艾萨卡的手臂就要将他扶起来。艾萨卡一句“别碰我”还没说出口,就再度昏迷了过去。

亚尼一直在警惕木林渊的动静,没有发现艾萨卡的情况,他强忍左臂伤口撕裂的痛楚,快步将艾萨卡带向正殿:“我刚刚打开了正殿的门,我们先出去再说!”

这次出现在艾萨卡眼前的场景似乎是一座办公场所的走廊,艾萨卡跟随着亚尼的目光急匆匆地向前掠去,来到一个写着“陆军上将办公室”的门前,他毫不客气地推开门,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奕泽!他没死!他没死!我看到了那份目击情报,那个角落里的路人肯定是他!没错!”

奕泽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道:“……都过去三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见谁都觉得像他。”

亚尼径直坐在奕泽面前的椅子上,兴奋地像个小孩子一样用拳头在红木桌上打着节奏:“这个肯定是他!埃里克刚刚发布了一个桑遗感染者案子,我决定接了。”

听到“埃里克”的名字,奕泽将眉头皱起,道:“你!埃里克那该死的粉毛!他的案子你接什么!三年前是你说不想再杀人!然后不顾一切去找局长辞职!你明明知道不可能,最后只能坐冷板凳。你看看你,现在在安全局混成了什么样子?别接那家伙的案子,他是特殊情报科出了名的坑货,在他手下死掉的执行官数量你没听说过吗?你要去桑遗,我给你安排飞机……”

亚尼却打断他,叹了口气,道:“不行,奕泽,你忘了我还在停职期无法出国吗。我就和他们说,我想通了,决定回特殊情报科,这次的任务,就当让他们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奕泽依旧不愿意,忍不住继续劝道:“亚尼……换个人的案子,埃里克的真不行!”

他看着一向神采奕奕的亚尼眼神缓缓黯了下去,低下头,露出了伤心的表情:“没别人了,没时间了,我怕他又消失在人海里。”

场景转至一条狭窄的街道,亚尼似乎是在追踪什么人,忽然察觉到有什么东西也跟在他后面,便随手摘了一片附近居民养在外边的盆栽叶子,手腕一用力,就将那东西击落了下来。等到他看清落在他眼前的东西是什么时,不由得慢下了脚步,心想:嗯?这个是……有点眼熟……啊!是高中他给我看过的那个傻鸟!靠!他这是也快到这里了吗?我我我我我……

亚尼赶紧左顾右盼,正巧旁边就是一家便利店,他立刻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需要买点啥?”便利店的服务员热情地朝这位英俊的外国小哥打招呼。

“来根冰棍!”

……

就在两人刚要踏入正殿时,木林渊再次突然出现,一把抓住了亚尼受伤的左臂,想要将两人拖出去,自己进入正殿。亚尼见他如此阴魂不散,直接将艾萨卡推进正殿。一失去肢体接触,艾萨卡立刻醒了过来,他只来得及看见亚尼那只被木林渊拉住的鲜血淋漓的手,还有听到亚尼背对他说的那句:“我欠你一条命,今天给你补上!”正殿的大门就完全关闭了。

亚尼忍着疼痛,转动手腕,横劈一刀将木林渊逼退,立刻将武器换回右手。木林渊被他刚刚那一刀砍断了左手,手腕处依旧鲜血直流,此时的眼神凶狠异常:“安全局的狗!为什么每次都是你们来搅局!”

亚尼冷下眼,微微勾起嘴角,握住兆命的手一挥,将上面的血液甩掉,他看着面前略显狼狈的木林渊,道:“贝伦海尔,玛蒂娜,苏克斯,都是你杀的吧?”

木林渊冷哼一声,道:“哼,谁会记得几条狗的名字?”

“很好,”亚尼此时已然完全变了个人,眼神阴冷至极,脸上的笑意不似往常轻浮,而变为了一种十分骇人的模样,“那今天就让你尝尝,被狗咬死的滋味。”

艾萨卡被关在门的另一边,完全无法了解外面的动静,也不知如何才能将门打开,他尝试拔出腰间的刀,想要撬开面前的木门,却毫无用处,集中意识与附在自己眉间的白度母对话,得到的只有:“这道门只有此处的管理者才能从内部打开。”这样的回应。

“管理者?是谁!”艾萨卡焦急的问出声,下一刻,他听见从身后传来自己的声音。

“哟,稀客啊。”

艾萨卡循声望去,原本一片漆黑的正殿内渐渐燃起几盏烛台,照亮了正坐于正殿中央的那位黑袍男子。那张脸,虽然气质不同,却显然是自己的脸!艾萨卡冷冷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冒充我?”

那人却道:“明明是你冒充我,我是木林艾萨卡,这一任木林家的家主,于三年前死在了山中,就此与山灵为伍,作为其头领。”

艾萨卡冷笑一声,道:“谁说我当时死了。”当年,自己虽然的确身负重伤,但被伊左莲进行了喂血仪式后,不仅全身的伤口痊愈,还被迫成为了属徒,这三年里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报答莲,替他寻找记忆。如今面前这个人不仅知道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以为自己已经死亡了,还做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此时的艾萨卡已是满腔怒火,正愁无处发泄,不论对方立场究竟如何,总之——砍了再说!他凌厉的刀锋直逼那人眉心,对方也有所行动,抽出先前掩在衣摆下的刀,接住了艾萨卡的一击,然而就这一挡,让艾萨卡认出了此人的真实身份:“重花刀纹……你是深海家少主……深海魁斗!”

见自己的身份被识破,魁斗冷笑一声,抽出腰间的另一把胁差,划向艾萨卡的胸膛,可对方比他更快,也将腰间的另一把胁差拔出,短兵相接间,魁斗还有力气与艾萨卡叙旧道:“真没意思,这么快就被识破了,你对我族刀纹倒是了解挺深。”

“深海一族阶级分明,什么等级的人物分别用不同样式的花纹,也不怪别人轻易看破了!”艾萨卡面对昔日血仇,语气却意外的平稳,“为什么要冒充我的样子!三年前死去的,明明是你!”他看着对方用自己的脸做出了一副及其诡异的笑脸,仿佛恐怖片中常见的鬼脸。

“对,我的确在三年前就死在了你的刀下,但多亏了你优秀的妹妹,我才能以这样不堪的方式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上!”魁斗几乎是咬着牙根说出了这番话。

艾萨卡听对方提及艾米丽,手上攻势不禁加快:“你把我妹妹怎么了!”

魁斗见他怒了,大笑起来:“没怎么,不过是在把你全家灭门的时候,心生怜悯,留了她一条小命。她当时在地牢里,可是连着好几天喊着——哥哥,哥哥,你为什么扔下我不管,哥哥你在哪~”听他掐着嗓子学着艾米丽说话,艾萨卡只想让他闭嘴,可两人的刀法在生前本就不相上下,如今身处精神领域,不知为何,艾萨卡总有一种自己的身体变得迟钝了的感觉,无论如何都无法占得上风。

“后来啊,是我每天都在地牢外面,同她玩着那个扮演哥哥的过家家游戏,还意外发现,这小丫头居然是位感染者,真是了不起啊!于是我就利用她,打开了此处的音律锁……”魁斗越说越得意,仿佛是在向自己昔日的宿敌展示自己满意的作品一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帮秃驴估计都不知道!后山早已不是曾经的地界了!是只属于我的!精神领域!”

艾萨卡听他状若癫狂地胡言乱语,抓住了对方的一道破绽,一刀捅穿了对方的身体,魁斗见艾萨卡一刀得手后立刻后退,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艾萨卡看着对方胸前那道伤口逐渐愈合,就连衣服上的血渍也很快消失无踪,耳边传来魁斗丧心病狂的声音:“艾萨卡啊艾萨卡,绝望吗?我真的很好奇,你要怎么杀掉一个——早就死了的人。”

TBC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现已解锁

联系我们

询问/建议
立刻发信
*通过邮件发送,更好地保障您的隐私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