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时节总是令人烦闷,持续的阴天和潮湿的地面使得人们的精神都有些萎靡。

“嘿!看着点!没长眼睛呐!”一个紧急刹车,货车司机摇下车窗,气急败坏地向一个狼狈的女人大喊,但那个女人仿佛没有听见,眨眼间便怀抱着什么冲进人群里不见了。司机心里堵着一口气没处发,只能狠狠地按着喇叭咒骂,行人受不了那刺耳的鸣笛声,纷纷避开。

在司机的副驾驶座上,放着一份今早刚出炉的星野晨报,头条用大号粗体张牙舞爪地写着——《花季女高中生自杀案的真相竟是师生援交?》。这样自带噱头专门抢人眼球的标题下,受害人的照片只被简单地印上了一杠黑色条纹便被发出,而作为犯罪嫌疑人的“老师”却被打上了厚厚的一层马赛克。这样的处理在如今再正常不过了,显然,这位“老师”是一名智者。

当下的纪元正处于提诺科嘉文明中,在这一文明里,人类分为智者、感染者、古人种三类,其中擅长进行科学研究的智者为大多数,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的文明也渐渐步入末期,随之而来的便是感染者日益增多。感染者天生受律场影响,松果体异常敏感,他们根据自己吟唱可以对世界产生影响,既可引来非自然的台风,又可以对他人的精神造成影响。作为感染者的他们,对智者制造的东西仿佛天生便有学习障碍一般,很难学会如何使用。在这样的世界里,感染者不得不在夹缝中寻求生存。而由于数量众多,智者天生享有较感染者而言更多的特权与优待,特别是在智者众多的桑遗。报纸上的这一新闻在民众看来也只是略微掀起了一点波澜,至多作为闲余饭后的谈资,不久便会被抛诸脑后。

大雨中形色匆匆的女士浑身被淋得透彻,本人却无暇顾及这些,她不时低头看着手里的便条,在大街小巷里左顾右盼。终于在她的不断寻找中,来到了便条上的留言所指引的最终地址。

这是一家很简朴的店面,门口的风铃随着大风叮叮作响,木门旁立着一个堆满了推销广告的红色信箱,右边的玻璃橱窗摆放了许许多多精致的工艺品——这种风格与她来此的目的根本毫无关联。确认找对了地方后她当即敲了敲木门,问道:“请问,这里是埃利钦事务所吗?”女人的身形在微微颤抖,看起来十分虚弱,就连大雨拍在屋檐上的声音,都比她呼唤的声音大得多。

尽管如此,没过一会儿,门便从里面被打开了,从门缝里露出了一张二十来岁的少年的脸,一头白色卷发,嘴边沾着一些薯片的残渣。

“您有什么事吗?”

“布莱德尔先生告诉我你们可以解决一些恩怨。”这位女士看起来异常的急切,她的手紧张地握着门框,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入屋内。

少年看了她一眼,说:“您请进。”

“谢谢。”女人抱着公文包走进了屋内,冷热交替令她不自觉打了个喷嚏,就在她窘迫地想要找寻卫生纸时,有一个人递了张纸巾到她面前。她接过纸巾,回头道了句谢谢,看到了一位双眼无神的少女,隐约能看见她的脖子上纹着一个黑色代码——“S0”。对方没有回应她,只是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在沙发椅上就坐。

女人紧了紧自己的公文包,忐忑不安地坐下了,随后那位少女放下了一杯热茶和一块干净的毛巾在她面前,女人依旧礼貌性地道谢,而对方仍然是机械地做完这些事,便离开了。简单地擦干了头发后,女人捧着茶杯忐忑地等待着,所幸从茶杯上传来的暖意让她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

白发少年掀开门帘走了出来,在来访者对面坐下了。他撑着头对着这位妆容都花掉了的女士说道:“埃利钦先生现在不在,我是这里的代理人伊登,您有什么委托也可以和我说。”

女人慌张地张了张嘴,低下头,眼珠不安地左右转动。她最后咬了咬牙,似乎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从沾满水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份报纸,指着报纸上的头条对着少年说道:“我……我想要委托你们杀掉这个撰稿人。”

伊登接过报纸,头条赫然是《花季女高中生自杀案的真相竟是师生援交?》这一则。他歪了歪头,对女人笑道:“夫人,您知道我们不是单纯的杀手集团吧?若是没有合理的动机,我们是不会接受委托的,还麻烦您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位撰稿人需要丢掉性命?”

女人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就是这位……教师,石田一夫的妻子。就算被做了处理,但只要在那所学校工作学习的人都知道这是我丈夫!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是诽谤!侵害他的名誉!”

伊登依旧一张笑脸:“那这件事情您完全可以找警察或者法院处理,为什么要找我们?”

石田夫人着急地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沓文件摆在桌子上推给伊登:“这个是那个女孩的成绩单和档案……我……我知道这算是侵犯了他人的隐私,可是我必须要这么做!我的丈夫是无辜的!事实根本不是报道上的那样!我去了警署,可……可那边的人根本不听我解释……”

伊登快速地浏览了这些文件,资料显示这位女孩成绩优异,往年各位老师给她的评语都是清一色的赞扬,唯一和报道沾上边的,只有那每年都会申请的贫困补助。这是个勤劳刻苦的女孩子,可为什么会和援交自杀扯上关系?

伊登看着石田夫人的眼睛认真道:“请您把您所知道的全部跟我说一遍吧,您因为什么肯定您的丈夫一定是无辜的呢?”

伊登从石田夫人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中大概了解了情况,

女孩名叫小仓千春,是一位平民出身的智者,业余参与学校唱诗班组织的活动,石田夫人见过她几次,长相不过普通人的水平,扔在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种,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身为其班主任的石田先生对于这些安于本分的学生总是会偏爱些,石田夫人也很喜欢这个女孩子,甚至给这个女孩子做好便当,让丈夫带去学校,石田先生给小仓千春提供了一些方便,也不过是允许她借用自己办公室的灯光在放课后还能继续学习——一般平民是付不起电费的,到了夜晚只能靠着几根蜡烛度日,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合读书。大考将近,那天夜里千春照常在石田的办公室呆到晚上,石田先生也因为备课留到很晚,最后石田夫人来给丈夫送伞时两人的表现也一如往常,只是小仓千春大概是因为备考压力大,精神状态有些萎靡,不过离开时,千春还很礼貌地同石田夫妇告别。第二天小仓千春就没有来上课了。作为班主任的石田一夫当天就打电话到了她的家里询问,无人接听。没过几天,本地颇有销量的星野晨报上就刊登了这不堪入目的新闻,石田先生也因此被停职审问。

伊登咬了咬笔杆,问道:“夫人,石田先生对此事作何表示?”

石田夫人哀嚎一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我的丈夫在发生这件事之后闭门不出,因为证据不足所以并没有被关押起来,可他每日精神恍惚,问他什么事都没有回应,我担心……我担心他再这样下去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来……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也……”话未说完,她再也忍不住抽泣起来。

“咚、咚、咚。”钢笔敲击桌面的声音使石田夫人抬起头来,伊登用安慰的眼神看了看她,她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用纸巾擦拭着脸颊。

“那您是因为这位撰稿人刊登了这篇文章,所以想要委托我们除掉他吗?”

石田夫人听完立马怒从心头起:“要不是这个该死的记者让报纸刊登了这种东西!我丈夫也不会因此受人污蔑落到这幅田地!编造事实根本就是没有良心和道德……”

“夫人,”伊登打断她,“请说重点。”

“……”石田夫人强行压下火气,从包里拿出了几张相片,相片的角度非常刁钻,将石田先生和小仓千春两人的动作拍得异常亲昵,看到这些照片的人通常都会往某个方面联想,“这些照片是前几天不知道被谁放在信箱里的,其中一张相片和刊登在报纸角落的一模一样!肯定是那个该死的记者做的!他这是在示威!用这些借位拍出来的照片就想用来抹黑我的丈夫!”

伊登对于石田夫人对丈夫的信赖和对记者的恨意感到惊讶,随后他在笔记本上画了几个圈,便站起身来,向石田伸出手:“非常感谢您的信赖,稍后麻烦您到柜台找工作人员签署合同,签署完毕之后雇佣关系成立,随后事情有什么进展我们会和您联系。”

石田夫人仓促地起身同他握手,愤怒地说:“请你们一定要找出这个该死的撰稿人!还我丈夫清白!”

伊登赔笑道:“我们会尽力,还请夫人耐心等待。”

离开事务所后,石田夫人六魂无主地往小巷外走,脚步虚浮让她差点滑倒在地,所幸一位年轻人及时扶住了她。

“您还好吗?夫人?”青年打着一把伞,将她小心地拉了起来。

石田夫人无力地抬头想要道谢,只见对方穿着一件深色的披风,蓝色的双眼担忧地注视着她。

“多……多谢。”

青年把伞塞进石田夫人的手里,说道:“我家就在不远的地方,这把伞您就拿去用吧,就算有天大的事情,好好活着就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石田夫人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你……”

青年只是对她低头行了个礼,便离开了。

星野的雨季还有很长时间才会过去,一把小小的伞能为他人遮风挡雨多久呢。

TBC

没有评论

  1. 好看!!!追了!【试图击个掌】
    另外给西哥捉个虫“对方没有回应她,只是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在木椅上就坐。”!
    ——这里应该是【她】?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