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什迪扔掉手上残存的刀柄,愤怒地吼道:“给我拿下!”

周围的雇佣兵们闻声一拥而上,朝艾萨卡攻去。在他们行动前,艾萨卡便已瞬间逼至罗什迪跟前,抬手自下而上猛地给了他的手臂一刀,随后一跃而起,把雇佣兵们的脑袋当做踏板径直朝亚尼而去。看守亚尼的两个雇佣兵见他朝这边而来,立刻架起盾牌想要抵挡他的去路,可没想到那人却一脚踩在盾牌上接着便越过了两人,迅速转身挥刀,下一秒,两个雇佣兵便身首分离了。艾萨卡夺过两个已经成为尸体的雇佣兵手上的亚尼,把他抱在怀里护住,目光越过雇佣兵,看了正在惨叫的罗什迪一眼,接着直接破窗而出。

剧痛中的罗什迪感受到艾萨卡那充满杀气的一眼,被震得呆愣在原地几秒,等到他回过神来,发现人都已经跑了,看着满室狼藉,他怒火攻心,一脚狠狠地踹在身边扶着他的雇佣兵身上,刚想大骂,只听见外面匆匆忙忙跑来一人,大声喊道:“罗什迪大人!不好了!条子来了!”

“妈的,真是一个接一个的来给我找麻烦啊!”罗什迪一脸阴鹜,怒极反笑,“哈哈哈哈!老子今天倒要看看!这帮条子今天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杰西卡那个臭婊子怎么还没有来!”

艾萨卡把亚尼背在身后,把挡他去路的雇佣兵们尽数斩杀。左脸的咒文越来越清晰,敌人的鲜血已经将原本深褐色的披风染成了暗红,就连艾萨卡脸上也溅上了不少血液。

“艾萨卡……吗?”他听到身后人发出微弱的声音,“我这是……快要死了……出现幻觉了吗……”

艾萨卡一边挥刀砍断向他而来的一个雇佣兵的手,一边对他柔声道:“不,我在。”

亚尼轻声笑了笑,带起了一阵咳,接着嘴角溢出了血。艾萨卡回头看他,发现血液是墨绿色的:“你中毒了?!”

“蛇……”亚尼艰难地发一个音,随即晕了过去。

艾萨卡狠狠地咬了咬牙,按照他的性子,应是能避免战斗就避免,可现在的他只想杀人,如果条件允许,他恨不得刚才就把那个房间里为首的男人给剁成肉渣不见人形。直接攀上周围的墙壁,一跃而过摆脱了跟在后面的大批雇佣兵,艾萨卡向与伊登约好的地点狂奔而去,突然感受到了什么,立即停了下来。只见一个身穿深蓝色军装的身影从岔路口的一旁走出,接着抬起头,露出了帽檐下凌厉的眉目。

浑身是血的艾萨卡仿佛修罗一般持刀指向他:“让开。”

那人却不为所动,右手搭在后腰军刀的刀柄上,语气不善:“把他放下。”

艾萨卡不同他废话,直接挥刀而去,对方也不甘示弱,拔出腰间的军刀接住了艾萨卡锐利的一击,随后便想要伸手去拉亚尼搭在艾萨卡肩膀上的手臂,艾萨卡发现了他的意图,立刻迅速后退,紧接着转身又是一刀。面前那人始终只是防守,并没有进攻的意思,却让艾萨卡无法从这场战斗中脱身。

“不要耽误时间了,他的情况撑不了多久,把他交给我!”那人语气中难掩急切。

艾萨卡当即变幻了刀法,由原本蛮横的刀法变为更加诡谲难测的攻势,那人渐渐开始力不从心,艾萨卡挑准了他某一瞬间的疏忽,直接将对方的武器挑飞。武器脱手,那人便立马后退与艾萨卡拉开距离。艾萨卡朝他冷哼一声,飞快的越过他离开了。

那人眼神不甘地看着艾萨卡离去的方向,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军刀,收进刀鞘。

伊登看着浑身是血的艾萨卡带着亚尼从破裂的墙角里爬出来,同时也被刺鼻的血腥味辣到了眼睛:“天啊!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这都是谁的血啊!”

艾萨卡却再次背起亚尼,径直朝停在阴影里的机车而去,眼神十分阴鹜:“他中毒了……还有别的伤。”

伊登听后便迅速也骑上自己的那辆车,车后座的娜斯塔西娅捂着嘴,一脸惊恐地看着已经疾驰而去的艾萨卡,结巴道:“他……他……他们两……他们俩这是……”

伊登发动引擎跟了上去,神色难得有些严肃,说:“完了,我大哥的心情现在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差啊。”

杰西卡在办公室的主位上,眼神暧昧地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奕泽,说:“这位长官,您的手下搜也搜了,需要我们出示的资料也一一过目了,如您所见,我们这里是正规且合法经营的疗养院,您现下非但不去追捕那个擅自入侵我院、还残杀我院保安的罪犯,反而在这为难妹妹我,这是个什么理?看妹妹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民众,挑软柿子捏吗?”

身后的一位军官忍不住就要发作,被奕泽一个手势拦了下来。奕泽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身形魅惑妖娆,一身白色的医师制服穿在她身上尽显性感,却浑身散发着一股危险气息的女人,缓缓说道:“您误会了,我们并不是有意为难副院长,只是我们安全局做事都必须按规矩来,还望副院长见谅。”

杰西卡娇嗔地哼了一声,说:“规矩?规矩就是不打招呼就直接闯进来搜查一通吗?请问长官,您搜到了什么吗?或者说,您搜到了什么想搜到的吗?”

奕泽面无表情,嘴上却说:“如此看来都是误会一场,那么我们便告辞了,还请院长大人好好养伤,我看这地方的确不错,回头我叫人帮忙清理一番,就不用搬迁了,也省的劳动贵院的病人们。”

杰西卡吃吃地掩面笑着说:“哦?那请问长官,跑来我们院里捣乱还闹出了人命的臭老鼠,您是不是也该给个交代?”

奕泽礼貌地朝她微笑道:“那是自然,女士。”说罢,便起身带着自己人离开了。

留在副院长办公室里的杰西卡借着灯光打理起自己新做的指甲,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桌面上的电话铃声响起,她抬了抬眼,伸手接起:“是……了解,我马上到。”挂上电话后,她脱掉医师袍站起身,踏着细长的高跟鞋心情愉快地走出了办公室。

二十分钟后,杰西卡来到一幢富丽堂皇的大楼里,确定周围没有可疑人物后,推开了一扇十分隐蔽的小门,走了进去。不多时,眼前便出现了一扇一看便年代久远的木质门,门上的雕刻风格显然不属于霍克里加,反而有着桑遗所特有的图腾。杰西卡有规律地敲了敲门框,便有人从里面给她打开了门,刚一走入,就看见手上缠着绷带和夹板跪在地上的罗什迪。

“是属下的失职!属下甘愿受罚!可还请大人责罚!”罗什迪一副狼狈的样子,浑身发抖地伏在地上。

杰西卡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单手撑着下巴看好戏。

“可还请大人能再给属下一次机会!让属下亲自将安全局那小崽子抓回来,以此赎罪!”罗什迪继续乞求道。

坐在首座的男人单手放在桌上,轻扣着桌面,整个房间里再没有别的声音,更显得这敲击声异常诡异,罗什迪感觉自己的膝盖已经快要失去知觉,额角已经溢出了汗水,可他在得到许可之前绝对不能起身,不然就不止是跪到残疾那么简单了。沉默把时间无限拉长,房间里的其他人也没有出声,叩击声仿佛秒表指针一样规律而冷酷。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首座的男人发话了:“过来,解开绷带。”

罗什迪闻声立即艰难地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向首席,他咬牙忍着剧痛解开缠绕在手上的绷带,鲜血顿时再次流出。男人只看了一眼,便马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带着激动的表情再三确认后,他开始大笑起来,边笑便做了一个手势,一位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西装男子便走上前来。

“你也看看这伤口,熟悉吗?”男人笑道。

西装男子附身查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回道:“是了,白风雪刃,一刀入骨。”

在座的所有人听完他说的话,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罗什迪更是吓得一动也不动。桌上的一个独眼男人猛地站了起来,一脸不敢置信:“怎么可能!众所周知,木林淳那个瘸子在多年前早已丧命于火海了!难不成您想说,亡灵重生吗!”

杰西卡朝他递了个白眼,说:“那个瘸子是死了,可是他的后人未必都消失了。”

“就算是有后人!三年前的玄鸟山上,怕也死的一个都不剩了吧!这一点,竹蛇大人岂不是比我更清楚?”独眼男人锐利的目光直指罗什迪,“还是说,竹蛇大人当时并没有做好善后?”

“……”罗什迪额头溢出冷汗,“这……”

“请诸位安静。”西装男子提高音量,打住了众人的争吵。

首座的男人望着微微颤抖的罗什迪,发问道:“你可有看到他的样貌?”

罗什迪拼命抑制着自己不要发抖,虽然在那一刀下来时就有了这方面的猜测,可他始终不敢往那方面去想。况且那人动作太快,浑身都是令人胆寒的杀气,面对这样的人物,哪还有心思去看对方的脸!

“属……属下无能。”

首座的男人朝西装男子打了个手势,后者便离开了房间,再回来时,手上便多了一张照片,他递到罗什迪眼前,问:“是他吗?”

罗什迪眯眼查看,只见是一张泛黄的学生证件照,照片上的少年微微低着头,生着一副桑遗人柔和的脸孔却有着一双霍克里加人立体的眉目,清秀的脸虽然带笑,却让罗什迪感到不寒而栗,当即失声道:“是他!”

独眼男人冷笑道:“哼,竹蛇大人刚刚不还说自己无能吗?这下怎么又立刻认出来了?”

“这……这双眼睛……这双眼睛一模一样!而且……而且……和那个人的样貌也……肯定是他!肯定是他!”罗什迪越说越激动,眼神也愈发狠毒,仿佛想要立刻将照片里的人碎尸万段。

首座的男人沉声道:“德鲁。”

独眼男人被叫到名字,立马不再说话,只是依旧不屑地看着罗什迪。

“那么,”男人嘴角勾起,拿过照片,拇指抚过少年的脸颊,“看来我们得找个时间拜访下莫兰先生了。”

因为陡然出现的意外,伊登不得不在给亚尼做完抢救手术后才将娜斯塔西娅送回给委托人——娜斯塔西娅的男友哈罗德,没想到娜斯塔西娅却提出与他们一起离开霍克里加,她的富二代男友哈罗德也表示想要带娜斯塔西娅远走高飞,这就让伊登十分头大,本来想要征求艾萨卡的意见,可惜他的大哥现在全身心都在那个还昏迷不醒的人身上,根本不理他。终于,伊登在和这对小情侣约法三章后,带着他们一起回到了桑遗。

在霍克里加时,伊登只是帮亚尼做了最基本的烧灼消毒和匆忙去医院偷了一管血清注射,亚尼头部的损伤也只是暂时止了血,就他现在依旧昏迷不醒的状态来说,最好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仔细检查一遍才行。消毒时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带水,只能从哈罗德手上借来了打火机高温消毒,还好亚尼的闪躲让蛇没有咬到静脉或者动脉附近,不然想必更加难以处理。过程中亚尼曾经疼得挣扎了一番,被艾萨卡“制止”了。这一路上艾萨卡都在用他特有的能力来抵消亚尼的痛感,等到亚尼稳定时,伊登发现艾萨卡的脸色已经糟糕透了。过度使用属徒能力让他的心脏承受了巨大的负荷,在伊登告诉他亚尼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后,艾萨卡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接着捂着胸口也晕了过去。伊登被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见过艾萨卡这么狼狈的样子,赶紧抢救完一个接着抢救另一个,好在艾萨卡很快便醒了过来。

回到桑遗之后一切行动都方便了许多,一下飞机伊登就看见了他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一幕——S0直接从驾驶室下来,对着同样刚下飞机的艾萨卡就是一个手刀,然后扛着昏过去的艾萨卡就往屋里走。伊登有点庆幸他带着那一对小情侣一起回了桑遗,不然要他一个人搬一个重伤病人真是能要他的命,何况他也很久没有休息了。三人小心翼翼地把亚尼搬进他们目前所在居所的一间宽敞的房间里,方便伊登重新布置医疗器械。其实他并不是很放心那一对情侣,虽说在接委托时已经把对方的底细给摸过了,可是那始终都只是数据,数据是可以作假的。好在S0不久便来接替他的工作,让他有了可以喘气的机会。

伊登让那两人住在一间远离艾萨卡和亚尼的房间里,交待完注意事项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十月的桑遗,正是红枫漫天的季节,就算是从枝头掉落了的枫叶,铺满了大街后也能成为桑遗这个时节最受旅客欢迎的景色。娜斯塔西娅与哈罗德只花了几天就把附近熟悉了个遍,伊登也乐于有了两个跑腿的手下,便时常打发他们出去采购,并且在出门前再三叮嘱他们要低调。可是作为两个一看就是异乡人的面孔,小情侣们很难做到真正的低调,不过好在现下是旅游旺季,有一两个异国旅客并不稀奇。

亚尼所在的房间外也有着几颗枫树,阳光带着红枫的赤色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房间,印在病床前坐着睡着了的艾萨卡身上。亚尼醒来后的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一幕——金色的阳光勾勒出艾萨卡清瘦的身形,照得他褐色的短发闪闪发光,他微微垂下头闭目养神的样子真是无比温柔,此情此景美好地让人不忍心打破,害怕提醒时间流动,使得这难得的宁静转瞬即逝。亚尼看他睡得沉,鬼使神差地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对他说:“我们和好吧。”亚尼说完之后,自嘲的笑了笑,先不提这句话有多傻,这个人现在睡着了,说给谁听呢。可他的笑还挂在脸上,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握住了。

他只看见逆光的艾萨卡对他扬起一个无比温柔的微笑,天蓝色的双眼深情地注视着他,对他说:“我听到了。”

TBC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