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机里播放着库尔斯克的晨间新闻,数月前,备受国民争议的谢尔诺疗养院宣布闭院,并对其所在大楼进行拆迁处理,曾经沸沸扬扬的库尔斯克人民法院门口聚众抗议事件,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没人知道那位违法吟唱导致多人伤亡的感染者最后是如何处理的,也没人有精力去关心,如今全世界范围内,因为感染者的出现,每一个国家的国情的变得十分复杂,贫富差距悬殊,阶级之间互相对立,有时底层人民光是活着就已经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了。大多数人们只是在闲暇时间听到广播里或是电视机里偶尔报道出什么让人愤愤不平的新闻时,说一句气话,便又埋头进入工作中。

还未离开霍克里加的木林一行人正在暂时的据点里修生养息,伊登听闻最近库尔斯克会有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外科医生前来演讲,便在打点好一切后,身穿正装,兴奋地跑去木林曾经的母校——霍克里加苏鲁尔大学去旁听演讲。艾萨卡则依旧与S0一同努力破解着当初那份从疗养院带回的资料。

这份资料里蕴含的信息量根本不像是一家黑医院可以拥有的,不仅包括了一年前关于霍克里加守卫军的最新情报,就连二十年前那场世界大战里霍克里加与桑遗、法罗门之间那些隐晦的密辛都有所记录。艾萨卡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么大的信息量不仅可以全部收集齐全,还进行了如此严谨的归纳总结,光是这冰山一角,都不禁让艾萨卡心里生出一丝不安——难怪安全局最后也没能完全扳倒那座疗养院、揪出真正的幕后主使,其中所涉及的,恐怕不仅仅是有安全局的死对头警察厅那么简单,就连局里有内鬼,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那次疗养院的行动里,救助娜斯塔西娅对他来说反而是次要的目标。通过当初追踪130播出的号码,他定位了位于霍克里加的三座城市:一处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布拉佐夫,一处是满是暴徒与流亡者、却能让人一夜暴富的淘金之地——扎沃尔,最后才是全国情况最为复杂的政治中心——库尔斯克。三座城市分别都相隔甚远,况且这每座城市都并不是那么好深入其中的。库尔斯克对艾萨卡来说算是居住过很长时间的城市,而其他两座外来人口的流动性很大,即便如此,你身处其中,走在大街上都会被人多看几眼,虽说并不是无法做到隐藏其中,但当下时间紧迫,如果能准确定位到一个城市,便能赶上敌人的步伐,不至于落后太多。就在艾萨卡一筹莫展的时候,他收到了一份委托:一位化名“Dorothy”的人在暗网上用着十分急切的语气“请求”他前往库尔斯克的某处疗养院,将一位少女带出。在对其使用的虚拟域名进行反追踪后,S0破解出了使用者的真实资料——哈罗德·萨里奇,其父母是霍克里加一家连锁超市的CEO,他给出的佣金价格不菲,艾萨卡便吩咐伊登对所涉及的目标地点以及人物进行了初步的调查。结果令他们意外的是,这座表面肃穆内里肮脏的疗养院的一道通讯路径所连接的竟是在库尔斯克盘踞已久的黑帮氏族——凛鸦帮的一处外部终端。这一处外部终端的部分代码与S0之前破解出的关于130播出号码的所在地十分接近。因此,艾萨卡当下便决定接下这份委托,前往霍克里加。

经过周密的计划分工后,伊登负责混入疗养院雇佣兵当中寻找这次委托的目标,而艾萨卡则顺着网络分布抵达其中枢,以其中一条神经为入口,窃取其隐藏在繁杂的树枝下的关键情报。在他进行破解转存时,发现了另一个与他在做相同事情的存在,敌我不明的当下,他顺手将其阻挡在了前三层。艾萨卡在限定的时间内成功获取了情报,与伊登进行联络确认目标已救出后,却听到了亚尼也在此处、并已经负伤的事。他立即黑入院内的摄像头,都没有找到亚尼的身影,可同时也发现了疗养院中的雇佣兵不知为何,突然向院内的中枢地带集中。艾萨卡抱着对亚尼的了解,几乎是没有进行过多的思考,便立即向疗养院中枢奔去。

当艾萨卡看见亚尼被一身武装的雇佣兵拷压在地上,还被一个面相及其猥琐的男人揍了一顿时,他一向平稳的情绪瞬间爆裂开,在那个男人离开雇佣兵包围的一瞬间逼至其面前,抽刀就是一击。

带亚尼破窗逃出后,在最终的长廊上遇到的那个军人,让艾萨卡本能的产生了厌恶之情。在他看破那军人要带走亚尼的企图后,心里知道这是亚尼的同僚,却也不想把亚尼交给别人,反而涌上了一股火气。在耐心消磨光后,艾萨卡猛地击飞他的武器。要不是一路已经杀了够多的人作为发泄,他说不定还会忍不住让这位银发军人挂多点彩回去。

最终众人回到桑遗的一处据点,他看到情报中出现有关安全局的信息时,脑海中便立即联想到当时那位军人,在那个时间点同时出现了两位安全局军官,是巧合么?不对,在这次事件背后肯定还有其他线索,当初哈罗德联系自己的契机也变得值得商榷起来。可不管怎么查,那位名叫哈罗德的愣头青也真的只是单纯的二世主罢了,就连他的女友娜斯塔西娅,除了是感染者,脸长得比一般人漂亮些外,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

冷静下来后,艾萨卡隐约感到一股与当初在星野所相同的被利用的既视感。到底是他遗漏了这两次事件中的哪些关系,才导致这种看似自己得到了什么,却依旧在他人的掌控中的情况?!而两次事件进行中,都恰好遇上了亚尼,他不相信这是巧合,那位背后推手到底想要利用他们得到什么呢?眼下那把下落不明的圣物“目青”难道与这些事件有什么牵连吗?

艾萨卡与S0破解完最后一串代码,一份占用空间巨大的文件突然开始自动解压,S0立即进行拦截指令,但是程序依旧自顾自的解压,没有一会儿,显示器上就开始不断弹出储存空间不足的错误提示窗口,不管输入什么指令都无法停止运行。艾萨卡毫不犹豫地拔掉了电源插头,令人崩溃的报错声终于听了下来。S0的机械眼中闪了三下红光,放下了原本搭在键盘上的双手,艾萨卡一手撑在额头上,闭上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五分钟后,便听见S0那毫无感情波动的电子音对着他报告道:“已破解资料,安全,未遭到感染;未破解资料,危险,建议:勿再次启动AP-3终端机。”

“知道了,今天就先这样,你把之前已破解的资料再做两个备份吧,完成后进行待机,恢复能量。”艾萨卡声音听不见起伏,吩咐完S0后,他站起身离开了暗间。

这已经是从尝试破解最后、也是最大的一个文件的第三次失败了。

艾萨卡回到自己的房间,脱掉衣物,走进浴室里,将水流量开到最大,冰冷的水浇在他赤裸的身体上,也依旧完全无法使他冷静下来。可这也再正常不过了,身体毫无知觉,大脑却对于情绪的感知更为敏锐,虽然他的生活不经常出现会让他情绪波动的事件,可一旦发生了什么,他就很难冷静下来,暴虐的冲动在他血液里肆虐,他想杀人,他想杀人,他想杀人。猛地一拳击上墙壁上的瓷砖,随后鲜红的血液便顺势流淌而下,与水流一同流入下水道。艾萨卡眼神漠然地看着自己手上的伤,明明看上去如此可怖,怎么他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呢,哈,这样的他,还算活着吗……

伊登一脸激动地回来时,手上抱着一堆教授签名的书籍和资料,手臂上还挂着一大袋零食。他用自己的无名指戳了戳门框上的一个地方,门便缓缓打开了,在他刚一走进屋内的下一秒,身后的门便立刻关闭。他将手里的东西一一分类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后,看到了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在角落的S0。他走过去,朝S0挥了挥手:“我回来啦,木林哥还在忙吗?”

S0睁开眼,红色的双瞳将伊登扫描了一遍,确认是其人后,答道:“主人在休息,勿扰。”

伊登“哦”了一声,就打算坐到沙发上好好消化今天学到的新知识,他刚看没几页,只听见S0对他说:“伊登有一封新邮件,来源地为桑遗赤泷川。”

伊登听完,正要翻页的手一顿,随后缓缓放下,他猛地站起来,绕着茶几挠着后脑勺走了几圈,又坐回沙发上,没过一会儿,又站起来,自暴自弃地打开属于自己的那台电脑,开始阅读那封最新的邮件。

邮件来自于他那居住在赤泷川的父母,来信的内容开头对他的近况表达了关心,伊登冷笑着看着这些文字,径直拉到了信件的后半部分,不出意料,果然是家里又出了什么变故,来伸手同他要钱。

伊登是桑遗人,在智者们大多倾向研究机械的桑遗,他却一意孤行地走上了医学的道路。原就贫苦的家境与家人的白眼没有让伊登屈服于现实,他通过自己课余时间攒够了学费,成功进入了自己努力考上的西洲医大——这座闻名桑遗的著名医学院。可他并没有完成学业的机会。在大二一次期末考前,同窗们都在紧张地复习要考的内容,他却被自己的弟弟叫到一家酒吧里,让他帮忙做担保人,以换取高利贷偿还弟弟之前借取的金额。他必须在三个月内还清这笔巨额债务,不然不仅是他和弟弟,就连父母都要被牵连。对方扬言,若是无法还清,便要砍去弟弟的一只手和一只脚,要是稍有拖欠,家中已经嫁人的姐姐也会被卖至红灯区抵押债务。伊登在这个情况下完全无法再进行学业了,可即使他没日没夜的工作,能还清那笔债务的希望也十分渺茫。他这边感到焦头烂额,而罪魁祸首的弟弟却依旧游手好闲,天天混日子。伊登一向是一副开朗活泼的样子,因此结交的朋友也不少,其中许多人知道了他的情况后,不仅没有与他疏远,反而慷慨地借给了他许多钱,就连大学里的导师也多他施与援手,不仅借钱给他救急,还介绍了一份酬劳可观的兼职给他。终于,他在三月之期前,凑够了偿还需要的资金。当他高兴地带着钱想要去还清债务时,弟弟一脸谄媚地接过装着钱的箱子,对他说:“哥哥,那种地方我去就行了,你是正经大学生,被人看见总归不好。”伊登不信任他这个混混一般的弟弟,拿回箱子,执意要同弟弟一块去还钱。

到了约定好的地方,让高利贷主当面点清了那些钱财。看见对方点头后,伊登如释负重,拽住弟弟就要离开,却被叫住了:“三个月前的是还清了,但是一个月前的债务,小哥可别忘了哦。”伊登听完,差点两眼一黑,拎起弟弟的衣领怒道:“你又借了钱!为什么!”

弟弟连忙说:“哥哥你听我解释!啊呀我这不是怕你的压力太大……一时间来不及……然后、然后手又有点痒……”

“你——!”伊登完全没了往常那副阳光和善的样子,他气愤地把弟弟摔在地上,忍住火气朝高利贷主问道:“他又借了多少?”

只见高利贷主翘起二郎腿笑着说了一个数字。

伊登听完这串比之前那笔借款还高昂的数字,异常的冷静,冷静到他弟弟都紧张了起来,一声也不敢吭。

没多久,就听见伊登毫无情绪的声音说道:“好,我会尽快过来还清。”

“哥哥……哥……”弟弟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安心与兴奋,却在伊登转头看向他的下一秒化作了颤抖。

伊登那双眼里不带一丝感情,他将弟弟从地上拎起,带离了那间满是烟熏的昏暗房间。

一周后,伊登带着一大箱钞票回到了这个地方。

高利贷主清点完钱数后,似笑非笑地对他说道:“这次怎么只有做哥哥的来?”

伊登依旧脸上一副阳光开朗的模样道:“不劳您费心,我们之间的债务一次性还清了,告辞。”

走出红灯区后,他打开了手机,紧随着开机画面结束而来的便是一通短信轰炸,他还没有来得及查看,一通电话便打了进来。伊登深吸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接着就立刻传来了女人歇斯底里的嘶吼:“你把你弟弟弄哪里去了——!你这个没良心的狗东西!光顾着自己过好日子!你有想过家里人吗!你弟弟呢!你把你弟弟怎么样了!”

伊登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他自己的债,我让他自己还清了而已。”说完,便不顾电话那头不堪入耳的辱骂,利落地扣掉手机电池,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里。他往一个方向走了几步,看到了那位被大片阴影笼罩的青年,便加快步伐朝那人走去。

“木林先生。”伊登笑着对那人打了个招呼。

被唤作木林先生的青年,便是艾萨卡,他眼神带着柔和的笑意,对伊登点头致意:“处理完了?”

伊登爽朗地笑了起来:“处理完了!谢谢木林先生给我提供的帮助!我弟弟的遗体您想必已经安顿好了吧?我能去看看吗?”

艾萨卡点了点头,示意伊登跟上。两人不过多时便来到了伊登兼职工作的那家医院的太平间里,艾萨卡拉开一格放置尸体的冷藏箱,伊登上前打开尸袋,露出了弟弟苍白的面容。

伊登微笑着对弟弟说道:“我拿你的器官去换了不少现金,已经把你之前欠下的债务都还清了,之前那笔还款,哥哥欠朋友导师们不少人情,这部分哥哥会自己还清的……说起来,这我们兄弟俩第一次一起合作完成一件事啊,你很懂事,哥哥也很高兴……父母和姐姐你不必担心,没了你,我想他们会过得更好吧……那么,再见……不,永别了。”说完,便将尸袋再次拉上,将冷藏箱归位,对艾萨卡点头示意,两人一起离开了太平间。

在前往艾萨卡藏身处的路上,伊登听身边的人突然发问道:“你没能完成学业,并且今后很大可能无法因为你拥有的天赋获得世人的褒奖,你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吗?”

伊登看着车窗外飞速掠过的街景,眼神坚定,肯定地说道:“我不需要获得世人的褒奖,我存在的意义只需要我自己来肯定。木林先生,您认可了我的医术,我很高兴,伊登保证,今后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伊登隐约听到艾萨卡轻笑了一声,他下意识看向旁边的人,只见那张看起来与他年纪相差不大的清秀的脸,在路边霓虹灯忽明忽暗的照射下显得无比炫目。

他看见对方微微勾起嘴角,天蓝色的双眼依旧注视着前方,那表情,像是对他未来的表现有所期待。这样,他也绝对不要让这个人失望才行。

一字不落地阅读完信件后,伊登同往常一样,将这封邮件恢复未读状态,关上电脑坐回自己的沙发上继续研究医书。时间很快便过去,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傍晚。伊登抬头看了看时间,发现到了该做饭的时间了。一般是他与S0轮流做饭,今天轮到伊登当值,想着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款新菜,他便跃跃欲试捞起袖子就要走进厨房,就在这时,他看见艾萨卡右手裹着纱布从楼上下来,他刚想询问一番,艾萨卡就先他一步对他说道:“叫醒S0,暗室集合。”

TBC

一条评论

  1. 当艾萨卡看见亚尼被一身武装的雇佣兵拷压在地上,还被一个面相及其猥琐的男人揍了一顿时,他一向平稳的情绪瞬间爆裂开,在那个男人离开雇佣兵包围的一瞬间逼至其面前,抽刀就是一击。

    (妈的,是爱情,鼓掌.jpg

    ……没想到伊登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是个黑——!!!!!!!!!!!(等下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字段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