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情报

NEWS

PC端&移动端即将发布正式版!

预计将于2021年12月5日发布正式版,请在Steam/TAPTAP/B站/好游快爆平台获取吧!

周边售卖

COMMERCE

晚钟音乐已上架面包多!

可以在面包多平台购买音乐支持制作组……!

疑问解答

Q & A

提问箱

关于圣歌德嘉的问题都可以在这里得到解答!

学会首席的职位是一直由马尔纳萨家担任吗?如果不是,在赛因特之前的几辈,马尔纳萨家处于一种怎样的社会地位呢?

不是,学会首席的职务虽然从学派中选拔,但并非某个姓名独占(大家都有份.jpg)。赛因特在当选首席的时候视力还正常,也就是大概不到十年。(毕竟,首席这个职务不是没有阅历的年轻人可以担当的)。
首席一届任期5年,可以无限连任。但由于这确实是个比较操劳的工作,记得最高记录也只是连任4届(并在最后一届任期中去世)。
在赛因特之前,马尔纳萨家族是学派中不容轻视的重要中坚力量,这不仅是他们中出了好几任首席,也是因为其财力,可以成为重要的后盾。毕竟在任何时代都是谁拳头硬谁说话。

想知道关于安博的设定( 👉🏻👈🏻)他看上去好有趣一人……

安博这个角色的外观造型其实是我的朋友璐璐设计的(当时晚钟做得我很没干劲,为了能和朋友一起来玩所以请了不少朋友一起塞醒脾)。他并不是学派里唯一一个乐者,不过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个。他的父亲和叔叔都不是乐者,但因为都是乐者的后裔,所以他作为这一代第一个乐者,被给予了钻研音律的厚望……………………………

……………谁知道却接了农学的衣钵开始沤肥呢知道这件事的安博的父亲对农学院的老教授好一顿毒打

阿波老师,好奇一下七位主角会过生日吗?如果会的话他们会干嘛呢?

海森诺,莱泽列和亚仕兰会过生日!没想到吧.jpg
海森诺是家族传统,亚仕兰是司纪亚人的习惯(虽然他本人性格不太像是会过生日的,但每年过生日都会请假回去带家人探望父母)。

莱泽列每年会给自己过生日,一边咬雪饼一边恨恨地想哼又是一年了!扔我的时候没想到我能长这么大吧!等我回去龙王赘婿.jpg打你们脸!

完全不知道自己日期都记错了。

或许爱丽芙父亲去世之后,赛因特会把她带到马尔纳萨庄园照顾吗?比如逢年过节让爱丽芙来一块吃个饭什么的?

赛因特并没有邀请她和自己同住,爱丽芙也很感激他这一点。一方面时,虽然赛因特对莱泽列说他们关系很好,但实际上赛因特和爱丽芙的父亲尤莱亚的关系一度闹得不是很愉快,他们的学术观点有着相当程度的分歧。这也是爱丽芙小时候和珀雷玩得多,而和海森诺等人不是很熟悉的原因。另一方面,爱丽芙是个对别人的好意敬谢不敏的人,如果赛因特真的这么做了,估计她也会拒绝。
不过,逢年过节一起吃个饭还是会的哈哈

阿波老师,为何Network里面珀雷和德拉蒙德不在至理学派的范围里呢(挠头)

不学无术的人没资格算在学派里面!那个是外包!外包!
【【【【【【【【【【【【【【【外包】】】】】】】】】】】】】】】】

爱丽芙和莱泽列之后还有再见的时候吗,或者莱泽列会不会去通过学会和他们相认呢。。唉。。。。小巷对话每次都给我搞得眼泪汪汪

会有的,会有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都会有的,在同人里(耳语)
虽然小巷那段话听起来很让人感动但如果珀雷在场可能会想给爱丽芙邦邦两拳就是了…………

当拉维恩碰到莱兹会怎么样,可以认得出来是珀雷弟弟吗,或者觉得他们很像啥的(๑•̌.•̑๑)ˀ̣ˀ̣

我觉得这就不是老娘舅能解决的问题了,这大概是今日说法头条了……………………

很好奇大家的财产状况都是怎样的,有没有意外很有钱或意外很没钱的角色呢?以及学会会不会有什么经营问题之类的,如果出现了资金流转不开会怎么处理呢?赛因特掏私库吗(被打)

呃呃呃,这个基本上还是挺一目了然的!没愁过钱的是海森诺和珀雷,前者真的有钱后者真的不太花钱,爱丽芙其实条件也很优渥,除了工资之外还有父母的遗产和版税(来自双亲出版的书和论文),莱泽列有钱也会立刻花掉,日常在温饱线以下挣扎。拉维恩虽然看起来很辛苦但他省吃俭用,学贷都还了不少。亚仕兰拿的是死工资,而谢薇蕾特跟了拉加德后也相当不错。
学会一般不太会出现经营问题,毕竟一半靠利息嘛。实在遇到了财政问题,可能会呼吁社会捐款吧(顺便提,学会成员掏私库也要走社会捐款流程的)。

伽马里尔对他的两个孩子怎么样?会不会教给他们一些不好的习惯?

伽马里尔是那个时代很罕见的,会和孩子一起出去踢球,教他们上树撵狗的关系亲近又平等的父亲——比起一个家长,他更像是个大了二十岁的玩伴。

虽然他本人是个“赌输了记得脚底抹油”这种话都能日常挂在嘴边,但在伊薇特的教育(?)之下,孩子们和父亲本人的道德观念都有了十足的长进。

普利瑟拉的爸爸在得知女儿想去施洗节上表演的时候反应很激烈,他是经历过什么吗?

普莉瑟拉的爸爸年轻的时候手中有些余钱,时常资助施洗节这样的节日活动。结果就因为这,最终闹得妻离子散,还背上了债务。因此对于参加节日活动,他显然抱有严重的PTSD情结。